mgzoe人氣都市言情 神聖羅馬帝國 起點-第六十一章、刺背鑒賞-nfcvm

神聖羅馬帝國
小說推薦神聖羅馬帝國
不管能不能查出幕后黑手,日子总是要过的。处置了几个替罪羊后,明面上“贺登惨案”算是告一段落。
社会毒打不光能够令人成熟,同样也有可能令人变得偏执。现在尼古拉二世就是如此,“贺登惨案”迟迟没有查出结果,让他对政府政府官僚丧失了信任。
本来这也没什么,不信任官僚的皇帝多得去了。某种意义上来说,不信任官僚集团的节操,也是一个君主成功的必要因素。
不滅仙尊 古佛兒
麻烦就麻烦在尼古拉二世无法克制自己的情绪,在没有找到足够的替补之前,就把内心真实想法暴露了出来。
在这一点上,尼古拉二世和崇祯差不多。信任一个人的时候,就无条件信任;一旦发现受到欺骗,又会走向另一个极端。
事实证明,官僚集团也不是好惹的。直接和沙皇对着干,没有人愿意做这个出头鸟。但是在其他地方给沙皇找不痛快,大家还是轻车熟路。
接下来的日子里,各地要求自治、开放议会、放开选举……的消息,如同雪花般的出现在了尼古拉二世案头。
……
巴黎,驻法俄军司令部。
奥金涅茨上将皱着眉头挂断了电话,又是催要物资的。最近一段时间,他都快要被后勤给逼疯了。
作为俄军劫掠地方,导致法兰西局势失控的直接责任人,奥金涅茨上将现在正处于戴罪立功阶段。
为了尽快弥补过失,在镇压法兰西反抗武装的时候,奥金涅茨上将表现的格外卖力。
“发电催一催国内,我们的物资什么时候到?”
这也是俄罗斯帝国的传统了,物资不催不到。不管是前线否在作战,反正不能影响到官僚们捞钱。
为了尽可能多的漂沫物资,俄军后勤部向来都有“省一分是一分,能拖一天是一天”的原则,在这方面官僚们表现出了无与伦比的天赋。
“司令官阁下,最近一周内,我们已经向后勤部、陆军部发了七封催要电报。
除了陆军部给了一封让等着的回电外,其余的电报都如同石沉大海,现在都了无音讯。
结合之前的新闻,恐怕国内又发生了我们不知道变故。在没有搞清楚具体情况前,现在我们实在是不宜掺合进去。”
侍从官提醒道。
正常情况下催要物资,不管什么时候能够运到,后勤部都是要给回电的。
想现在这么消极,连一封电报都不回ꓹ 只有两个解释:要么是报务员渎职,要么是政府内部发生了变故。
奥金涅茨上将点了点头ꓹ 无奈的说道:“再发电催催吧,语气措辞严厉一些。
告诉他们,如果物资迟迟不能抵达ꓹ 导致前线军事行动失败,他们要为此负责。
另外ꓹ 通知师级以上军官晚上过来开会。”
国内陷入政治动荡,前线物资供应出现问题ꓹ 这完全就是无妄之灾。
如果是一名强势的将领ꓹ 还能够和国内的官僚们闹,要是解决不了问题,就向沙皇告状。
飄渺的love
可惜小贵族出身的奥金涅茨上将,明显是不够强势,不敢将后勤部的官僚们给得罪死了。
然而,后勤问题又不得不解决。幸好维也纳政府赞助了足够的土豆,要不然奥金涅茨上将连思考对策的时间都没有。
别看俄军占据了“富庶”的巴黎地区ꓹ 就以为他们吃喝都不愁了。如果在从前确实是如此,可惜现在一切都不一样了。
不同于原时空的德国ꓹ 欧陆战争结束后ꓹ 反法同盟可没有向法国政府索要工商业制品抵债ꓹ 自然不会帮他们恢复工业生产。
玄幻之超級閱讀系統 天上撈
虽然波旁王朝入主之后ꓹ 为恢复生产做出过努力,但是国内市场又崩溃的法兰西ꓹ 明显不具备发展工业的基础。
毫无疑问ꓹ 19世纪的欧洲除了工农业能够容纳大量的就业人口外ꓹ 再也没有第三选择了。
就业问题解决不了,经济自然是好不了。曾经富庶的巴黎地区ꓹ 现在就是大号的贫民窟。
从法兰西战败开始,除了难民潮爆发时期,巴黎地区人口短期增长外,其余时间都处于持续流失中。
烈火如歌(全)
卡洛斯政府罢工后,更是加剧了这一情况。几乎每天都可以看到成千上万的人拖家带口,离开这片令人绝望的土地。
当地人都活不下去,被逼跑路了,想要就地筹集几十万俄军的军需,简直就是痴人说梦。
“好的,司令官阁下。”
说完,侍从官转身正欲离开,奥金涅茨上将突然开口叫道:“等一等。”
“不需要催了,国内多半是发生了重大变故,一时半会儿怕是顾不上我们了。
異能之破天
直接发电给盟军司令部,详细说明我们所面临的困境,请求物资援助。”
坦率的说,但凡是有其他选择,奥金涅茨上将是不会走上这一步的。
盟军司令部虽然名义上驻法俄军的上级,但这个机构早在反法战争结束时,就退化成了一个交流联络机构。
金玉良醫
尽管还拥有着名义上的管辖权,但那只是政治需要。实质上俄军的行动,早就不受盟军司令部约束。
有这个名义在,俄军确实可以向盟军司令部求助。出于压制法兰西的需要,维也纳政府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一旦拿了盟军司令部的钱粮,驻法俄军再想要保持现在的独立地位就不可能了。
如果只是涉及到前线这几十万俄军独立军事指挥权的问题,那么穷得叮当响的沙皇政府,估计早就卖给维也纳政府了。
大不了当一回雇佣兵,历史上又不是没有先例,只要价钱给到位了,沙皇政府是不会介意的。
问题在于盟军司令部一旦介入,问题就变复杂了。既然盟军司令部拿到了俄军的指挥权,那么其他国家驻军的指挥权是不是也该移交?
不用怀疑,没有俄罗斯帝国这个刺头领头,其他反法同盟成员国根本就不可能拒绝维也纳的意志。
奥金涅茨上将虽然不是专业政客,但他既然能够爬到现在的位置上,肯定也不会是政治小白。
凭借个人的政治嗅觉,他就知道一旦让盟军司令部掌控实权,后果会非常的严重。
俄奥是盟友不假,但是不等于俄罗斯帝国也是神圣罗马帝国的盟友。
在普通人看来,反正都是维也纳政府当家做主,这其中的差别不大,但是奥金涅茨上将知道这里面存在着本质上的区别。
曾经的奥地利帝国虽然强大,但是和俄罗斯帝国的实力差距并不是太大,两国自然可以成为好盟友。
然而,现在不一样了。尽管内心深处不愿意承认,但是奥金涅茨上将也知道俄罗斯和神罗的实力差距,已经彻底拉开了。
究竟是相差“两倍”,还是“三倍”,又或者是更多?
这个问题,没有人能够给出答案。总之,俄罗斯帝国确确实实落后了。
作为一个老派帝国,俄罗斯自然不愿意沦为神罗的小弟。据奥金涅茨上将所知,为了摆脱神罗的经济控制,暗地里沙皇政府可没有少做努力。
眼下自己将驻法俄军指挥权送过去,在政治上那绝对是一大败笔,未来少不了被穿小鞋。
知道归知道,奥金涅茨上将仍然没有更多的选择。国内的官僚在拖后腿,要是不找一个靠山,后面的仗还怎么打?
要知道他现在可是戴罪立功,战场上打赢了还好;要是打输了,军事法庭绝对是要走上一遭的。
奥金涅茨上将在国内的根基不够稳固,提拔他的伊万诺夫元帅已经见了上帝,高层中帮忙说话的都没有,上了军事法庭绝对是凉凉。
对奥金涅茨个人而言,向盟军司令部靠拢明显更有保障。凭借俄罗斯帝国在联盟中地位,加上这次的政治站队,他最起码能够捞上一个盟军副司令的职务。
有了这层护身符在,他就是俄罗斯帝国在盟军司令部中最高层次的军官,只要沙皇政府还想要保持在盟军中的话语权,就只能捏造鼻子认了。
至于秋后算账,最多也不过是回国后要坐冷板凳。不可能更多了,要不然就是沙皇政府自己打自己的脸。
……
来自前线的刺背,尼古拉二世还没有收到消息,眼下他正忙着梳理内部问题。
事实上,政治斗争突然加剧,“沙皇的不信任”只是一个导火索,更深层次的原因还是因为“改革”。
从19世纪末起,俄罗斯的工业体系逐渐得到完善,国内的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国内矛盾日渐加剧。
尤其是欧洲经济危机爆发后,农业出口遭受重创的俄罗斯帝国,出现了大量的农民破产,社会矛盾被激化。
面对这些情况,亚历山大三世晚年从维护统治的角度出发,开始对内进行改革。
很遗憾,不等成果出来亚历山大三世就见了上帝,刚刚继位的尼古拉二世被迫接过了继续改革的重担。
不管怎么改革,都少不了要伤害一部分人的利益。尼古拉二世的改革,自然也不会例外。
某种意义上来说,尼古拉二世之前遭受算计,也是改革带来的反噬之一。
……
放下了手中的文件,尼古拉二世不满的问道:“地方自治局那帮家伙,还不知道满足么?”
尼古拉二世即位后,地方自治局县、州管理机关中的自由派,希望获得更大的自治权,以缓缓沙皇制度和民众之间的矛盾。
很明显缓和矛盾是假,想要更大的自治权,才是这些政治实力的根本目的。
谢尔盖·维特首相:“是的,陛下。自治局代表们坚持要求开放全面自治,包括议会、选举、立法……”
不等谢尔盖·维特把话说完,尼古拉二世就忍不住训斥道:“地方自治局的人又在胡思乱想了,想要参加国家行政管理,他们怎么不去和上帝要天国管理权?
我希望大家都知道,沙皇政府专制制度是不容动摇的,就如同我那不能令人忘怀的先父一样!
就算是要学习欧洲先进制度,我们学习奥地利就足够了,没有必要整天想东想西的。
要国家管理权、要自由,怎么不睁开眼睛看看,自由法兰西现在怎么样了?”
显然,有了正反面的现实例子在,尼古拉二世对自治代表说不的底气更足了。
不管自由派怎么甩锅,战败前的法兰西确实是欧洲最自由的国度。民众参政程度也是最高的,很多时候靠民间舆论都影响政府决策。
奈何正是因为这种自由,将法兰西的战车对准了中欧,最终引爆了欧陆战争,埋葬了牛逼哄哄的法兰西帝国。
相比之下,反倒是相对保守的奥地利,成为了最后的胜利者,建立了神圣罗马帝国。
当然,让学习神圣罗马帝国,尼古拉二世也是万万不肯的,奥地利和神罗完全是两个概念。
神罗虽然也相对保守,但是下面的邦国、自治市、自治省,都有完全独立的自治权。
现在自治局代表要求的自治权,实际上也是神罗下属邦国的翻版,只不过少了一个君主。
神圣罗马帝国的邦国都是主体民族,语言历史政治文化大家都一样,又有近千年的邦国制度传统,本身就拥有足够的向心力。
俄罗斯帝国就不行了,主体民族占比仅仅只有四成,很多少数民族都受到了残酷压迫,对这个国家没有任何感情。
玩儿没有限度的自治,那就是在搞分裂。若是中央政府一直强势还好,要是哪一天衰落了,马上就要遭到反噬。
从尼古拉一世开始,后面亚历山大二世、亚历山大三世都没有接受得自治条件,尼古拉二世自然不可能接受。
劝说?
不存在的,在场的众人或许有人对沙皇有意见,但是对自己的国家绝对没有意见。
……
大命運 韓錯
外交大臣米哈伊罗维奇:“陛下,美利坚合众国发来了外交照会,希望能够加强同我们之间的经济交流合作。
美国人提议修筑一条从中亚到远东的铁路,以促进两国之间的商业贸易往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