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zr5r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仙宮笔趣-第一千四百八十五章 石碑測試相伴-pawtn

仙宮
小說推薦仙宮
随后一行人便离开了这里,那些修士们陆续前来必然会将此处变得拥堵,尽早在石碑上测试然后离开才是应该有的步骤。
当天深夜,叶天一人从屋中走出。
原本可以早一些出来的,不过枯月死缠着要和他一起,左劝右劝之后还是不愿离开,随后叶天也是拗不过她,带着她一起出来了。
“叔叔,为什么白天的时候你不去试试啊。”
“因为白天人太多了,不适合在那样的情况下显现我的实力。”
“为什么会不好,是不是叔叔你有什么秘密?”
枯月的心思还是依旧很单纯,原本就与爷爷两个人相依为命呆在山中,随后又经历了挺多的事情,还能保持着这份单纯可就不容易了。
隨身帶著個宇宙 囂張農民
“对的,我们不要说话小心被人注意到。”
永恒城中在夜晚是有宵禁时间的,虽然宵禁过后修士们还是可以出来溜达,但是在这样紧迫的时间里谁又有闲心出来散步呢?
戰神養殖場 蝕星
不过叶天还是为了以防万一将身形遮掩的严严实实,连带着枯月一起,二人在街道上就像两个黑色的木桶。
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了,街道上寂静无声,巷子里回荡着的只有二人的脚步。
站在街角处的那些盔甲傀儡依旧是冷冰冰的站在一旁,手中长枪尖端的寒芒也是让人隐约感觉到一种透骨的寒意。
二人走了没多久之后便到达了中央广场处,那石碑就算在黑夜中看上去依旧是顶天立地,让人有些望而生畏。
而夜晚的星辰点缀在它的四周,衬托出了恒古的寂静与神秘。
此时的广场上还是有着零散的一些修士呆在这里盘坐着修炼,可能是觉得在这石碑之下修炼会更接近道法自然吧。
叶天悄悄走上前去,将手掌按在了石碑之上。
那石碑上的雾蓝色光芒在黑夜中更显得耀眼,那些盘坐修炼的修士也是被强光所刺激到而从修炼状态中走出。
清朝醉遊記
十万,百万。
雾蓝色光芒没有停下。
亡靈通緝令下載 …… 稀飯沒
五百万,一千万,三千万。
雾蓝色光芒上冲的势头一点都没有停止,但是站在下方的修士们已经都看不到那光芒占据到何处了。
那些修士虽然都没有发出声音,但是心中却是清楚万分,有一个绝顶实力的强者要出现了。
随后光芒瞬间下落,汇聚在了叶天深浅的那个掌印处。
空白的地方也是显现了出了信息。
“未知存在排名第一!”
霸道校草戀上拽校花
文字出现之后石碑大震,不过继续待在这里的话会无法避免会吸引到别人的注意,叶天一个闪身使用遁入虚控带着枯月离开了。
他现在使用这个招式并不像之前那样浑身疲惫了,虚空脉中充盈的虚空之力足以支持他施展数次。
叶天随后重新出现在了自己居住的屋内,将自己身上与枯月身上的黑袍脱下放置在了珠子中。
突然ꓹ 叶天一阵困意袭来,一时竟忍不住躺在床上睡着了。

广场上的异动吸引了许多人前来ꓹ 不过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情况,只是抓着那些围在石碑前方的人质问。
“这里方才发生了什么事情。”
那修士仿佛是被吓的说不出话,指了指那排在石碑最下方的字体。
被吸引来的众人这才将视线转移到了石碑处ꓹ 原本石碑上最下方的空白已经被一个名字所覆盖。
“未知存在排名第一!”
大部分的修士都被这个消息惊得说不出话来,半饷之后才回过神。
“怎么可能会有第一出现!这难道不是石碑上的留白吗?!”
“这让我们这一代的修士拿什么争ꓹ 数万代的第一出现我们怎么争?”
“这第一是什么未知存在,通过什么渠道来这里的?”
各种疑问层出不穷ꓹ 不过没有人回答他们。
叶天此时是不知道自己的尝试引起了轩然大波的ꓹ 方才他的保密情况做的极好,而且珠子也有一部分力量溢出来加护在他身上,让他免遭到探查。
他现在意识落入了深层次的睡眠,任凭枯月怎么叫也叫不醒。
叶天自己明白的,是一种难以抵抗的伟力将他强行拖入了睡梦之中,他诧异为何在这永恒城中会有如此的力量出现。
原本一片混沌的梦突然变得明朗了起来,眼前有一条长河占据了大部分的视野ꓹ 而后河对岸有一石桌和两个石凳,一个石凳上还坐着一人ꓹ 不过叶天看不真切。
这样的场景ꓹ 叶天好像有些眼熟。
他想起来了!这与先前珠子展现的坐在时间长河旁鹤发童颜老者身边的景象如出一辙ꓹ 就是这周围的山景变得壮丽了起来。
“不知道多少的纪元过去了ꓹ 我终于等到了你。”对面那老者悠悠的叹道。
随后叶天的身前也出现了一张石桌以及石凳,虽然那老者的形态看不太清ꓹ 不过他清楚的明白老者是让他坐下。
“我并不是你所见到的那人。”沉默半饷之后ꓹ 老者又说道。
“那人盘坐在时间长河上游ꓹ 阻挡着黑暗来袭,我只不过是他随手制作投入此界的赝品而已。”
“我的力量不多ꓹ 需要你的配合。”
不过哪怕对面的那位老者这般诉说,叶天也是依旧保有防备之心的。
“不知前辈找我来何事?”叶天问道,假意不知道他口中所说的那人是谁。
那人再次沉默半饷,随后慢慢的说道
“收你为徒,传你神功。”
“那不知前辈需要我付出怎样的代价?”叶天可没那么傻认为此人能白白的教授他玄功,连珠子都要他拯救世界,那么石碑怎么可能无所求。
“我需要借助你的身体,离开此地,随后与你一同修炼共生。”
“共生,怕是夺舍吧。”叶天眼中寒芒一闪,说是借助身体但是此人离开之后并没有形体之躯可以供他寄宿,如果叶天一时轻敌让他进入到自己身体中的话,那么之后要他离开就不是叶天轻易能决定的了。
那对岸的老者呵呵一笑,让人忍不住起了鸡皮疙瘩。
“我与你共生,能给予你的好处数不胜数,古往今外所有的修士修炼的神功我都能教你最强的篇法,我还能幻化出他们在同境界里最强大的实力与你激烈搏杀,而且会成为你的一大战力,助你披荆斩棘,大杀四方,横推同代中人。”
“但是那也并不是我了吧。”叶天摇着头说道,到时候共生以谁做主就不一定了,有可能两个魂魄交错融合,他不再是自己。
“小娃娃不听劝实在是不好,让我来帮你脱离苦海吧。”那老者嘿嘿一笑,突然叶天眼见的画面一转,那秀丽的山林全部消失,只有那老者出现在了眼前伸手呈虎爪状向他的脑袋抓去,叶天一时间身躯被禁锢竟有些动弹不得。
叶天是没想到在自己的梦境里这个入侵者居然不受阻碍,还能借此控制着他,还是疏忽了。
那手指无可避免的覆盖在了叶天的额头上,叶天感觉识海中突然起了剧烈的刺痛,一时间狂风四起,天地间就只剩下老者与叶天了。
正当那老者要将叶天的意识剥夺之时,在体外叶天身上的珠子轻颤身体,发出一声微鸣。
接着再叶天梦境中的那位老者如同遭受雷击一般,大口吐血被击飞到了远处,在地上留下了深深的沟壑。
叶天这才从一团乱的意识中回过神来,不过他的脑子头疼欲裂,一时间形体都要维持不住就要扩散了。
于此同时叶天的身边出现了那颗珠子,从珠子上轻抚出一道光亮护向了叶天,他感觉到自己身上被暖洋洋的东西所保护着,疼痛的大脑也缓解了一些,这才睁开了双眼。
那进入到叶天梦境中的珠子不像先前那般只有浮云的纹路了,在这梦境世界之中才是展现了自己炫丽的色彩。
上方为浮云,下方为天地山川,万物鸟兽,还有传说级生物相互搏杀一般的景象,脚踏大地,栩栩如生,叶天看向那些生物的眼睛都像是被真正的巨无霸所盯上了一般令人生畏。
随后这珠子将有形之躯散去,重新化为了一个老者,虽然未曾看过容貌,但是叶天记得那老者身上的气质,与眼前这人一致。
“麻烦你了小兄弟,我先将此物解决然后再来向你解释一些事情。”那老者对着叶天和蔼的说道,随后右手一抓,那原本被击打到深坑中的老者也被抓了出来,不过这老者在空中便散去了那躯壳的模样,变成了一块黑乎乎的石板。
“过去我将你丢下放置此界,是为了让你好好在此界修炼,选拔能与我一同阻挡动乱的修士的,不成想多年过去你修为有成,心智却变,让我好生失望。”那老者将石板飘浮在身前,用训导的语气说道。
“我不是为了一己私欲,我是想将自己化为有形之躯能早日修炼有成上界帮你的主人!你要相信我。”那石板跳动着为自己辩解。
听了石板了解释老者摇了摇头。
“无论你是出于任何目的,都不应该忘记我交代给你的任务,也不应该越了你的身份。”
当老者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那飘浮在空中的石板轻轻一震,化为了筛粉慢慢飘落在地上。
正当叶天以为结束的时候,那老者又将落在地上的筛粉聚拢,重新化作了石板的模样,不过这个石板却没了动静,好像是一件死物。
“小兄弟,我留下的后手差点让你遭遇毒手,实在是抱歉了。”老者非常客气的给叶天鞠了一躬,向他道歉。
叶天连连摆手,这样的一位存在向他道歉他怕自己承受不住身躯会直接爆开。
“此物是我当日丢入下界,镇压在此处的登云封神榜,分为登云和封神两个部分,一份主管普通修士,一份主管超脱修士。只不过这么多年过去了都没有什么修炼有成的修士能在封神榜上留下名字,所以此珠才前往寻你,希望你能帮忙解脱此困境。”那老者将空中的石板拿手掌摩挲了一番,随后递给了叶天,
“我将此物于你,此前的器灵意识已经被我抹除,它有着通天只能,定是你未来的不小助力。”
叶天接过这件物品有些受宠若惊,没想到第一次与这老者见面就能收如此大礼。
“前辈不能借此物改写结局吗?”
听到叶天的问题老者沉默了半饷,随后回答道。
高手無敵
“我属于此界,是此界成就我,也是我成就了此界保护不被时间长河滚滚消亡,但是一旦到了那个层次我不能去影响他的结局,因为此界在某种意义来说等同于我,我也等同于此界,它消亡是命中注定,我的死亡也是命中注定。”
“那为何前辈还想要我帮忙改写此界的结局,难道它的消亡不是合乎天道常理吗?”
“当然不是,我必然会消亡与此界,但是不应该是被侵蚀后消亡。”老者笑了笑,随后给叶天娓娓道来。
那些漆黑生物是时间长河下游某个不知名的时间点出现的,谁都不知道它出现的时间和因素,只是它就这样出现了。
这些漆黑生物随着时间长河一点一点的向上侵蚀,而他们这些能驻足于时间长河畔的存在是不能影响它的,否则会与自身所代表的的那个世界一同消亡。
只好眼睁睁的看着一界又一界,一个时间点又一个时间点的覆灭,深邃的颜色慢慢弥漫到上游来。
“我曾见过无数的与我一般层次的高手,在被侵蚀之后堕入黑暗,随同他们一起往上侵蚀。”
这也造成了那漆黑蔓延得速度越来越快,原本老者稳坐时间长河上游坐看风起,现在也无法独善其身了。
越戰的 遠征士
而曾经在时间长河上头源处曾有一个预言,需要不属于整片历史,不属于过去的人来逆转一切,但是这要集所有人的力量去寻找。
那些驻足在时间长河畔的修士们分成了两派,一派要与那漆黑生物战斗,拼命保护此界。
一派要顺应预言,寻找到那样的一位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