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星墜落?上市4個月暴跌66% 千億巨頭遭質疑!

明星墜落?上市4個月暴跌66% 千億巨頭遭質疑!

(原標題:明星墜落?上市4個月暴跌66%,千億巨頭遭質疑!藥物不良反應達97.7%?研發團隊一半本科生?上交所問詢來了)

市場裏有一絲明星墜落的味道!

在紫光系爆雷刷屏之後,一度被市場寄予厚望的千億醫藥“巨頭”君實生物也於週四晚間在朋友圈刷屏了。此事的源頭是一篇題爲《江湖就是人情世故》的文章。該文發佈之後,君實生物一度在盤中急速下挫。盤後,上交所更是就文中質疑進行了問詢,由此也引爆了業內的討論。

君實生物上市之初,市值一度超過1000億元。但截至目前的股價表現來看,該股票堪稱科創板的中石油,上市即是巔峯,股價最高達到220.4元,隨後一路下挫,週四最低殺到75.18元,區間最大跌幅達66%。

就在此次質疑之前的半個月內,還有四家機構發佈研報,表示看好這家公司。對於一家尚未盈利,市值卻高達數百億元的上市公司,怎樣估值?隨着對君實生物的質疑聲起,這也成了一個問題。

上交所問詢:藥物不良發生率達97.7%?

大衆探嶽GTE【價格觸底】一切只爲你考慮

針對週四白天的質疑,上交所火速行動。

俄軍稱已向納卡地區派出米24直升機 同一機型3天前曾被擊落

11月12日晚,君實生物發佈公告稱,公司於2020年11月12日收到上海證券交易所下發的《關於對上海君實生物醫藥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相關媒體報道的問詢函》(上證科創公函【2020】0050號)(以下簡稱“《問詢函》”),《問詢函》的具體內容如下:

上市4個月暴跌66%

今年7月15日,被稱爲中國“創新藥小巨人”的君實生物在上交所科創板上市,開盤價216.00元,較發行價上漲289.19%。隨後,該股一度衝到220.4元的高位,這也成了該股的巔峯。當天,該股收於151元/股,全天漲幅172.07%,但離最高價已經有30%的差距。

國臺辦發言人指出 :“九二共識”是兩岸對話的政治基礎

在第一天之後,該股仍持續殺跌。截至本週四,股價已經刷新最低位,達到75.18元的位置,離最高位已經跌了將近66%。

資料顯示,君實生物成立於2012年,是一家創新驅動型生物製藥公司。其核心產品是特瑞普利單抗注射液(商品名:拓益),其2018年12月17日獲國家藥監局批准上市銷售,這是中國首個獲批的國產抗PD-1單抗,在PD-1領域打破了外資藥品壟斷的局面。

近幾年,君實生物一直頗具關注度。該公司於5年三次上市。2015年8月,公司掛牌新三板,融資超16億元,一時風頭無兩,被封爲“新三板吸金王”。2018年12月24日,君實生物作爲首批未盈利生物醫藥公司登陸港股,成爲港市B類股一員,融資29.44億港元。

2020年7月又在創新板上市,同時終止新三板掛牌。君實生物本次在科創板上市,發行數量爲8713萬股,發行價格爲55.50元/股,募集資金總額爲48.36億元,扣除發行費用後,募集資金淨額爲44.97億元。君實生物最終募集資金淨額較原計劃多17.97億元。

剛被四家機構看好

其實,就在前不久,君實生物剛剛被四家機構看好。

西南證券在點評其三季報之後,給出的盈利預測與投資建議是:預計公司2020-2022年EPS分別爲人民幣-0.73/-0.37/-0.10元。特瑞普利單抗銷售維持高速增長,公司通過自主研發&對外合作方式不斷豐富產品管線,奠定公司長遠發展基礎。維持“買入”評級。

方正證券發表研報稱,公司擁有的特瑞普利單抗擁有差異化的適應症開發佈局,已獲批黑色素瘤適應症,已開展16個關鍵臨牀試驗,明年有望進軍海外市場,未來國內市場頂峯銷售額有望達到61.1億元;公司新冠病毒中和抗體JS016研發進度在全球處於第一梯隊,強大研發能力再次得到驗證,合作伙伴禮來在美國進行聯合療法的臨牀II期試驗,預計今年11月向FDA提交緊急授權使用,明年年中提交BLA,中性預期明年貢獻收入有望超過20億元;公司管線豐厚,全球首創新藥BTLA單抗正在臨牀I期試驗,阿達木單抗生物類似藥UBP1211已經報產;PCSK9單抗JS002和PARP抑制劑JS109正在進行臨牀III期試驗,將逐漸增添業績增長點;如新冠病毒中和抗體進展順利,短期內業績貢獻大,但也存在較大波動。預計公司2020-2022年 收入分別爲17.17億元、42.34億元和38.08億元,實現淨利潤-10.71億元、9.38億元和0.43億元。我們看好公 司持續產出有競爭力的產品,實現快速成長。首次覆蓋給予“強烈推薦”投資評級。

此外,國盛證券和中金公司也發佈了相對看好的報告。

有消息人士稱,君實生物隨後可能還會發布相關的澄清公告。而且,按照上交所的要求,也應該有所迴應。截至目前,科創板上市公司中,未盈利部分上市公司佔有一定比例,而這部分公司的股價表現其實並不算差。然而,不能盈利終究會有一個難題,市場怎樣才能給他們一個合理的估值呢?

溪布街、七裏橋和瀏陽煙花:舅舅陪伴的秋與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