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綜藝難引全民熱度 “出圈難”問題能解決嗎

體育綜藝難引全民熱度 “出圈難”問題能解決嗎

體育綜藝“出圈”有多難?

羊城晚報記者 龔衛鋒

三季報”放榜” 車企業績回暖隱憂仍存

11月7日,“2020超級企鵝紅藍大戰”在廣州體育館舉行。經過角逐,李晨、張遠等明星領銜的藍色能量隊,以67比63戰勝了李汶翰、王鶴棣等明星領銜的紅色原力隊,獲得本屆大戰冠軍。

比總統大選還好看?只屬於美國的騙子秀,他用錢成爲國家英雄

今年有多檔體育綜藝與觀衆見面:《夏日衝浪店》《運動吧少年》《這!就是街舞3》《超新星運動會3》《超級企鵝聯盟》《這!就是灌籃3》……不少節目的話題都登上了微博熱搜榜,但難以引發全民熱度。體育綜藝“出圈難”的問題,能解決嗎?

2020中國(廣西)大健康產業峯會開幕

A 賽場:籃球與娛樂的一次碰撞

今年是超級企鵝紅藍大戰的第五年,主題爲“敬上場的人”。李晨、李汶翰、王鶴棣、馬佳等明星球員以及四大籃球賽事的代表球員貢獻了精彩對決。同時,王非、鄭武、李羣等籃球名宿,硬糖少女303以及南方醫科大學援鄂抗疫代表隊的加盟,也讓賽事更具吸引力。頗有意義的是,今年紅藍大戰現場打造的這場特殊的籃球賽——鄭武、李羣分別帶領南方醫科大學援鄂抗疫代表隊進行3V3公益球賽。賽後,功勳教練王非爲抗疫英雄頒發特製球衣。

在往年的紅藍大戰中,許多明星球員都留下了高光瞬間:2016年,孫楊、吳亦凡領銜羣星齊砍兩雙;2017年,郭艾倫與甦醒致敬艾弗森;2018年,阿不都沙拉木貢獻了壓哨絕殺;2019年,馬努·吉諾比利與託尼·帕克再聚……今年的比賽,超級企鵝聯盟的明星球員隊伍不斷壯大,目前已有近200位明星加入這場體娛跨界賽事的行列。

全球藝術家在秋日“點亮柏林”

《超級企鵝聯盟》堪稱體育與娛樂結合的綜藝樣本。在體育方向上,籃球比賽持續一天,讓籃球迷過足了癮:今年的紅藍大戰現場首次出現了素人球員力量,由NBA 3X、JUMP 10、3V3黃金聯賽、路人王四大中國籃球賽事組成的四支隊伍,在當天下午打響了3V3爭奪戰。《2020超級企鵝聯盟 Super:3星斗場》的冠軍戰也隨之打響。當晚,娛樂明星參與的紅藍大戰將整檔節目推向高點。

在娛樂方向上,《超級企鵝聯盟》出現了登上熱搜榜高位的話題。王鶴棣因在比賽中不滿裁判判罰阻擋犯規而當場爆粗口,向裁判怒吼發泄憤怒。被吹罰技術犯規後,王鶴棣變本加厲,辱罵裁判,並脫下籃球服走出場地,還用腳踢翻了垃圾桶。這一行爲引發輿論關注,隨後,王鶴棣在微博道歉:“作爲成年人又犯了沒有控制好脾氣的錯誤,給節目組和兄弟夥們抱歉……”不過,他也態度堅決地表示:“很多不負責任的判罰,影響了比賽的走向,也摧毀了我三年的堅持。”

獨霸大A!”醬香型”科技和”濃香型”科技上演巔峯對決?

因《創造營2020》成團的硬糖少女303,則給節目帶來了甜蜜瞬間。她們不僅貢獻了唱跳錶演,也全程觀看了比賽,爲選手加油。接受羊城晚報記者採訪時,被問及籃球場上有沒有喜歡的小哥哥,她們表示:“女生還是愛看女生,我們都盯着拉拉隊的小姐姐看。”與張遠的互動也讓她們登上熱搜榜——張遠問:“願不願意找個愛打籃球的男朋友?”團隊成員鄭乃馨淡定表示:“不喜歡談戀愛。”

B 現象:籃球成體育綜藝突破口

茅洲河之變(人民眼・生態治理)

據企鵝智庫報告顯示,我國核心籃球迷數量達1.43億,泛籃球迷數量達4.82億。在喜歡籃球的年輕人中,平均每人每週觀看籃球比賽1.37場。產業強大的人口基數,讓籃球成爲體育綜藝的突破口。據統計,2020年順利播出的體育綜藝不到十檔,其中以籃球運動爲核心的綜藝節目就有兩檔——《這!就是灌籃3》《超級企鵝聯盟》。

兩檔節目在籃球圈均引發較大反響。節目上線後,球迷聚集地“虎撲網”的相關話題討論熱度居高不下。由於幾檔節目都實現了籃球圈與娛樂圈的“聯姻”,在收穫社交話題和輿論關注度的同時,不少娛樂、體育明星的粉絲也入了坑。以《這!就是灌籃3》爲例,節目在明星嘉賓的選擇上實現了流量、話題度、專業度的全覆蓋:鄧倫擔任籃球經理人,朱芳雨、王仕鵬、郭艾倫、周琦擔任教練,陳昕葳、金子涵、乃萬、徐藝洋擔任領隊。內容上,節目也在經歷了前兩季的嘗試與調整後,在第三季較好地平衡了娛樂性與競技性。此前,2019年熱播的籃球綜藝《我要打籃球》也因李易峯、鄧倫、林書豪、杜鋒的加盟,受到頗多球迷追捧。

籃球是娛樂明星容易上手的運動,這也成爲“籃球+娛樂”綜藝得以實現內容深耕的原因。圈內不乏資深籃球愛好者,如周杰倫、蕭敬騰、余文樂等。參加了本屆“超級企鵝紅藍大戰”的男高音歌手馬佳告訴羊城晚報記者:“娛樂圈裏打籃球的人還真不少,我平時會和李晨、龔子琪、王鶴棣等人打球,還有一幫說唱的朋友。”張遠還組過籃球隊:“我經常和甦醒約球。”

國外黃牛已將PS5的價格炒到1700美元

在籃球綜藝播出後,娛樂綜藝與體育產業也實現了良性共振。被譽爲“國內四大傳奇街球人物”的周銳表示:“以前好多人只能把籃球當愛好,現在可以把籃球當成工作。籃球的大環境越來越好,明星的參與能給籃球項目帶來更多關注,他們有影響力和受衆,他們的熱愛會感染更多人喜愛這項運動。”

C 困境:難以引發社會話題爆點

計劃中,東京奧運會的舉辦原本會讓今年成爲“體育綜藝”大年,但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東京奧運會延期,大部分體育綜藝延遲播出甚至取消,其中包括《我們是冠軍》《挑戰吧!奧林匹克》《中國冠軍》《我要打籃球2》《VS冠軍》等。缺乏體育項目的普及氛圍,體育綜藝節目輻射面縮窄,也讓節目出圈變得尤其困難。

目前,能夠掀起出圈話題熱度的體育綜藝不多。今年播出的體育綜藝中,《夏日衝浪店》《運動吧少年》兩檔全新綜藝並未出圈。《夏日衝浪店》請來了黃軒、韓東君、喬欣、黃明昊,在海南省萬寧市日月灣和衝浪教練在21天裏共同經營一家夏日衝浪店。節目主打慢生活,整體質量不俗,但由於受衆的參與感偏弱,娛樂性也不夠,節目的話題度不高。而《運動吧少年》雖然請來了林丹、張繼科、傅園慧等體育圈內頂流,但節目的一些設置受到觀衆詬病。

至於幾檔體育綜N代節目,如《這!就是街舞3》《超新星運動會3》《超級企鵝聯盟》《這!就是灌籃3》,都在相關圈層掀起了火爆熱度,但依然難以達到類似《乘風破浪的姐姐》《演員請就位2》的全民熱度。這四檔體育綜N代節目,都實現了娛樂性與競技專業性的平衡,但在話題熱度的議程設置上不夠突出,難以出現足以引發社會熱議的爆點。

受衆的審美需求也是體育綜藝難以出圈的一大原因。在節目製作過程中,體育綜藝往往難調衆口——男性受衆更看重體育項目的專業性,女性受衆則更看重綜藝內容的娛樂性;發燒友看重項目呈現的嚴謹度,而項目“小白”則更想獲得普及性的知識。相比音樂、演技等類別的綜藝,體育綜藝的出圈難度着實較大。

“神州系”解體 等待陸正耀的將是什麼

雖然在綜藝領域達不到全民熱度,但市場價值卻在逐漸形成。例如,優酷體育依託《這!就是灌籃》系列,不斷在籃球領域深耕佈局,形成了“職業聯賽+校園賽事+籃球綜藝+各項民間賽事”的完整內容矩陣。另一方面,騰訊體育依託《超級企鵝聯盟》實現進一步的升級,聚集了NBA 3X、JUMP 10、3V3黃金聯賽、路人王四大中國籃球賽事,爲素人球員打通了晉級超級企鵝紅藍大戰渠道,在傳遞籃球精神的同時,也實現了籃球產業的整合。

D 趨勢:泛體育綜藝或成新方向

《夢想改造家》改造樓底複式 共築努力奮鬥的家

國內的體育綜藝經歷了快速迭代的過程。從1998年的《城市之間》開始,體育綜藝發展迅速,已經歷了幾輪迭代:2008年北京奧運會前後,各大衛視相繼推出“衝關”類綜藝,例如《智勇大沖關》《衝關我最棒》《男生女生向前衝》;2013年流行“跳水”類綜藝,《星跳水立方》《中國星跳躍》成爲代表;2016年裏約奧運會前後,《來吧冠軍》《極速前進》《非凡搭檔》等“星素互動”類體育綜藝不斷涌現。之後,以籃球節目爲代表的綜藝,維持了最近兩年體育綜藝的熱度。

奇駿降價促銷優惠限時免息低首付政策下達

2018年電視綜藝節目中,有17檔競技類綜藝節目,數量僅次於18檔音樂類節目。據統計數據顯示,2019年各平臺的綜藝節目中,競技類節目佔42.9%,包括街舞在內的垂直類體育綜藝節目共有13檔。按照2019年公佈的2020年綜藝排播清單,今年的體育綜藝數量應達到20檔左右。受疫情影響,今年暫未製作的節目,或將順延到明年。

最近兩年的體育綜藝也反映了一些趨勢。首先是以《這!就是街舞》爲代表的泛體育垂直類綜藝,引發了圈層內的強烈震動。《這!就是街舞》的三季豆瓣評分均在8.5分以上,同時引領的亞文化產業鏈,在青年人圈層形成追捧效應,街舞周邊、街舞課程振興了產業經濟。這類綜藝與文化產業的組合發展,或將會推動體育綜藝拓展產業價值。

近年也出現了短時效、高強度、系列化的體育綜藝模式。《超新星運動會》與《超級企鵝聯盟》就是代表。《超新星運動會》已經舉辦了三季,知名體育明星擔任指導,帶領娛樂明星們在極短的時間內比拼20餘個體育項目。以今年的第三季節目爲例,只有4期點播節目,外加3期直播節目。由於節目聚集了不少年輕流量藝人,比賽期間熱搜不斷。《超級企鵝聯盟》則是延續了5年的賽事,某種程度上有形成“超級碗”模式的趨勢。

2020中國(廣西)大健康產業峯會開幕

37歲國米舊將破門 北馬其頓歷史首次晉級國際大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