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52cz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港綜世界大梟雄 ptt-560 愛拼纔會贏(加更求月票)推薦-pxkro

港綜世界大梟雄
小說推薦港綜世界大梟雄
“细九哥,您是老前辈了。”
“既然庄生发话,我们肯定听话,绝不让您吃一点亏!”半岛酒店,一间套房中。
徽州商会几个老板坐在一张圆桌旁,一位穿着西装的中年男人站起身,举起威士忌杯,斯文有礼,微微鞠躬后饮酒话道。
四名徽州商会的理事坐在椅子上,高高举起酒杯,随着“商会长”举杯饮酒,一齐表态。
陈细九坐在旁边一张沙发上,打着领结,身上穿着一套贴身贵气的西装。
他同样举杯饮酒:“多谢黄先生给面!”
“呵呵。”徽州商会的商会长“黄先生”轻笑一声,端着空杯坐下:“我们马上打电话阿豪,让他们撤兵不要跟霍老板闹不和。”
“谈不上,谈不上。”
危險關系
陈细九笑道:“只是庄先生要做事而已。”
陈细九表现得很谦虚。
圆桌旁一名商会理事立即掏出电话,嘀嘀嗒嗒,拨出号码。
陆翰涛坐在陈细九对面,叼着一根雪茄,表情不屑地讲道:“那些社团不就是我们养的狗?我们给他骨头,他就要给我们摇尾巴!陈探长不用太在乎,我发句话明天红油生意就归您。”
“如果他们有什么小动作啊?话我知,我把他们社团龙头的手剁下来给您!”
“一只手不够就两只手,两只手不够就加两只腿!两只腿还不够第三只腿都切下来给您!”
“呼……”陆翰涛吹出一股白雾,态度极其嚣张。
“呵呵呵……”陈细九放下酒杯,望着陆翰涛的表现,心中暗笑:“你和旺财和没什么区别…都是庄爷的狗而已!”
他这句话一点都没想错!
要知道,陆翰涛有资格看低夕阳社团的大佬。
毕竟,陆翰涛跟住庄爷以后,影响力遍布新界,生意涉及建筑、房地产,手下有钱有人,有号召力。
“新界安”名字上挂着“新界”两个字,本就是新界的乡村结社,又怎么敢惹新界“大佬”?
新界大佬叫他们怎样!
新界安就得怎样!
陆翰涛一点都嚣张!
全TM是凭实力讲话!
可在庄爷眼里“陆翰涛”与“新界安”差不多,都是想怎么拿捏,就怎么样拿捏的人物。
照样是一条摇尾巴的狗!
所以,庄爷一句话可谓是“降为打击”!
他根本不用考虑人马、实力、经济的问题。
庄爷把话发下来以后ꓹ 两位老板就得听话!就得自己解决底下的社团!
自然与社团割肉要怎么补偿?他们完全有实力自己解决。根本不用庄爷操心。
走私红油看起来能赚很多钱,但跟老板们的大生意还是差太多了。
而且走私红油根本就是违法生意ꓹ 庄爷放话只是用和平手段解决,就算他们不配合也能打掉,更不需要“补偿”。
红油对于内地意义更多在“资源”上ꓹ 而不在经济上。
徽州商会养得起一个“新义团”,实力自然也很不错ꓹ 不需要操心。
如意胭脂鋪
“你们谁认识福清帮的人?帮忙约出来聊聊?”陈细九端着酒杯问道。
陆翰涛眉头一挑:“我和内地人一向不熟。”
飯,快到碗裏來
徽州商会一名年轻老板站起身:“我认识福清帮的耀文。”
他用手扶着酒杯说道。
陈细九点点头,翘起二郎腿:“帮我约他一下!”
“顺便把庄爷的意思告诉他。”
徽州老板颔首答应道:“没问题。”
“多谢。”陈细九端起酒杯ꓹ 遥遥示意ꓹ 一口饮尽。
他全程聊天聊到该做事时一定会提“庄爷”的名字,而且给足几位老板尊重,态度表现得非常温和。
因为,他知道自己已经是个过气的“人”,所以没人会在乎他的想法。
不管他多有钱!没有实力想从别人手上割肉都很难!
你有钱归有钱,想分蛋糕,想割肉?要的不是钱ꓹ 是能割肉的刀!
这把刀亮出来就能让人知道,你不肯割肉ꓹ 我也有办法割你的肉!
陈细九曾经最威风的那段时间ꓹ 手上也是握着刀的人。
别看他平时和和气气ꓹ 你要是动到他利益ꓹ 他一样也敢亮刀。
而现在他的时代已经过去,想要半点事情ꓹ 只能借庄爷的刀用用了。
所以ꓹ 庄世楷才会让他打着自己的旗号做事ꓹ 潜意识就是借他威风,让他说话管用。
陈细九懂得借势还算聪明ꓹ 一口一个庄爷才叫懂事!要是不提庄爷的名号?那肯定得倒霉!
当然,陆翰涛、徽州商会的人,私下肯定也会确认事情真假,以免陈细九打着庄爷的旗号招摇撞骗!
不过,这种事情不能做的很明显,更不能亲自去找庄爷问。因为只有庄爷能放让他们怎么做,他们没资格去问庄爷做什么。
幸好这种事情确认起来很简单,某天酒会私下跟庄爷提一嘴,庄爷平淡的点点头就是真的,惊讶就疑问就是假的!
真的就是真的,假的就要再找陈细九算账。
当天。
酒会见面很快结束。
这种目的纯粹的事情,反而不用太客气,大家说完谈完事情搞定,该走就能走。
徽州商会、新界陆氏收到消息,打电话给手下社团,新义团、新界安马上收火。
福清帮收到消息,据说话事人非常恼火?拒不配合?
第二天。
中午。
福旺茶楼。
“耀文”叼着根牙签,拳头砸中桌面:“干!说撤兵就撤兵!一群怂包!”
“卵蛋都没有!”
“就敢TM学人家出来混!”
桌面的茶碗一跳,叮铛一声,碗盖和茶杯撞在一起,杯垫跳动一寸。
花都神醫
我是一名賽車手
“呸!”
耀文牙签吐进茶碗,打开碗盖,拿起茶碗。
“咕噜噜。”
他就着牙签喝下一大口茶,表情非常气愤。
要知道,他昨天晚上和两个社团大佬联系上,已经约定好一定“出兵”,先捅掉霍青松的油库,再把油车全给炸掉!
等到霍青松带着一干蹩脚虾出来找场子的时候,嚯嚯嚯,亮出家伙围斩他!
那场面!
才是出来混的!
可现在霍青松还没有蹩脚,约定好出兵的两个社团就蹩脚了?
这和剧本里唱的不一样啊!
耀文一觉睡醒,接到电话,天就变了。
象棋霸主 蘇茜芯
他能不冒火?
头马“辉斌”适时地抽出一包两块钱“福建烟”,用手指敲出根,递到大佬手边讲道:“耀文哥,听说是庄爷放话出来要让霍青松专营红油生意呀?”
耀文眉头一挑,抽出福建烟,叼进嘴里。
白色软盒的福建烟又干又涩,国内售价两块钱人民币。
汇率换下。
也就一块多港币一包。
抽起来是真难受!
耀文不喜欢抽雪茄、万宝路、就好这口软福建。
按照他的话讲,不抽福建烟容易咳嗦。
而这伙福清帮既然在港岛的地盘混,自然是知道“庄爷”的名号,小弟把打探到的风声吹出来,大佬也不禁陷入沉默。
耀文给自己点上香烟,一口一口地啜着,表情中透露思索。
辉斌继续讲道:“我让做鸡的小姨子摸了摸底,拿到一个很稳的消息…”
“什么消息?”
耀文眉头一跳。
辉斌说道:“霍青松是陈细九的侄子!”
“他在港岛就是陈细九罩的!”
戎裝亂之鳳惑江山 黝殤
他们知道霍青松也是的内地仔。
耀文咬着烟头,有些纳闷道:“陈细九跟谁混的?”
别笑他傻。
他真没听过陈细九的名号。
毕竟,他来港岛混的时间不长,没历经过四大探长的探长时代。
对于四大探长只知道一个“庄爷”,而且还不晓得“庄爷”就是四大探长!
辉斌撇撇嘴道:“做过几年监,好几年前一个探长,据说跟庄爷的关系很不错,是庄爷的好兄弟。”
“新界安和新义团就是听陈细九的话乖乖退兵!”
“我怀疑陈细九是直接找到豪哥他们的老板……”
辉斌脑子一转,说的头头是道。
不得不说,社团里还是很容易捞出几个机灵人。
这种机灵人不一定多有头脑,但是起码懂得分析,懂得用脑。
辉斌就是一个机灵人,难怪能混成耀文的头马,深得耀文信任。
看来像在帮会里上位,光靠忠心是不够的,多少也得有点本事。
耀文却眼睛一亮:“原来不是庄爷亲自发的话!是庄爷身边一个老骨头狗仗人势啊!”
“大哥……”辉斌惊叫出声。
他隐隐察觉到大哥眼神里的变化,害怕大哥做出过份得举动。
耀文瞪他一眼:“我们八闽兄弟出来闯江湖!靠的是什么?”
“一个拼字!”旁边有兄弟叫道。
耀文点点头:“没错!就是靠一个拼字!”
“新义团、新界安两个怂包不敢做。那我们福清帮就一个人做!到时我们一口吃下整个红油市场,一毛钱都不分给那两个怂包社团!”
“只有陈细九???”耀文嘴角一笑:“一个过气的老骨头耍什么威风?要我罢手?那就叫庄爷亲自和我谈!!!”
耀文把烟头甩在地上。
这话说得非常霸气!
旁边的小弟们都表情激动,大声叫好,跟定耀文哥。
要知道,他们福清帮过海出门混,靠就是一种精神!
爱拼才会赢!
耀文做事合这个精神才能当大佬!才能获得小弟支持!
陈细九?镇得住大老板,镇不住年轻人。
耀文接下来做的事也非常霸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