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2i34玄幻小說 餘燼之銃 起點-第七十七章 另一條路閲讀-z5lbn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浓密的蒸汽从海平面的另一端缓缓升起,炽热的余温下,是一具又一具苏醒的引擎。
被视作博物馆的战舰在今日再度响起了那嘹亮的汽笛,或许它的设备已经落后于时代,但在铁律局的秘密改造下,它依旧有着一战之力。
留守在战舰上的长官一脸错愕地看着这一切,他根本没有下令启动战舰,可现在这一切就像受到了什么力量的干扰般,纷纷苏醒。
“你们疯了吗!你们在做什么!”
长官冲进指挥室,对着那些操作战舰的士兵们怒骂道。
按照原计划,这些停靠在港口的战舰会一直装作博物馆的样子,直到在某个恰当的时机,作为一支奇兵出击,可现在长官没有接到任何命令,这些士兵们便擅自启动了它。
“说话啊!快停下!”
长官继续吼道,明明自己是如此地愤怒,但这些士兵就像没听见自己的话一样,无视自己的存在,他冲了上去试着推开士兵,反而被他们推倒在地。
头颅用力地撞击着冰冷的地面,痛苦之余长官的愤怒突然消散了些许,随后便是对于未知的恐惧牢牢地占据了他的心扉。
他发现每个士兵都在盯着自己,他们面无表情,目光是同样的冷漠。
仿佛这些人的灵魂在某个瞬间里已被抽干,此刻占据其中的是一团粘稠蠕动的黑暗。
“你……你们这会导致战争的啊……”
长官颤抖地说道,他的官职并不高,也不清楚高卢纳洛内涌动的阴谋与黑暗,他只是知道高卢纳洛作为战败国,一旦主动曝光开动这些武器进入白潮海峡,那么接下来世界的格局将越发紧张起来。
“战争已经开始了,长官。”
士兵们异口同声地说道,他们的身上带着一种诡异的气息,长官无法准确地形容这是什么,但就像面对丛林之中的野兽一般,来自本能地恐惧着。
这是远超柯里预计的事,在唱诗班的运作下,秘血的力量早已渗透了高卢纳洛的每一寸土地,就像劳伦斯说那样,他要把所有力量都握在手中,所有的力量也只能听从于一个意志。
劳伦斯没有去看长官,而是将目光投向港口外的黑暗,他伸出手搭在推杆上,然后缓缓地用力,将它推到极限。
“那么洛伦佐,向我证明你自己吧。”
被烧红的夜幕下ꓹ 海水沸腾翻滚,人们还未从接连的爆炸之中缓过神ꓹ 便看到了那一个又一个在海面上推进的巨人们,由于出动紧急,战舰上并没有搭载多少弹药ꓹ 不过它们也用不到这些。
这无比庞大的躯体就如同城墙一般,它们一点点地封锁住了海域ꓹ 将洛伦佐困死于港口之中。
“怎么办啊!”
赫尔克里尖叫着,从银鱼号这里已经能看到了包围的船舰ꓹ 他不觉得就凭这么一艘小船能在劳伦斯的包围下顺利突围。
“比起这些ꓹ 洛伦佐他们呢?”
伯劳问道,包围圈还没有完全形成,他们还是有时间逃离的。
“我……我不知道,洛伦佐只是叫我听从他的声音,而我听到了,他叫我们快逃。”
赫尔克里刚说完话,波洛便接话道。
“他们来了!”
“波洛又说话了!”赫尔克里再度尖叫。
他指着波洛ꓹ 用力地抓着伯劳,追问道。
“你听到了吗?这个老鼠在说话啊!”
“你在犯什么病?老鼠怎么会说话!”伯劳用力地推开赫尔克里ꓹ 不知道为什么ꓹ 和洛伦佐粘上边的家伙ꓹ 怎么一个个都一副精神有问题的样子。
“对啊ꓹ 赫尔克里,老鼠怎么会说话ꓹ 你也太蠢了吧!”波洛也赞同着伯劳的话。
“果然……还是我的问题吗?”
不知道是由于大海是原因ꓹ 还是别的什么ꓹ 明明之前思路飞快的赫尔克里,现在却迟钝的像个傻子ꓹ 但很快他又说道。
“这不重要!波洛说他们来了!”
赫尔克里说着看向了港口之内,一片火光之中他看到了。
……
“救命啊!我快没力气了啊!”
红隼一边跑一边鬼叫着,他上气不接下气,负伤与失血,再加上这么劳累,他每一次迈步都感觉在往地狱更近一步。
“撑住了!”
海博德一把拖住了险些摔倒的红隼,他和艾琳并没有遭遇多少战斗,加上本身海博德也没怎么负伤,他现在的状态反而还不错。
感受着这突来的助力,红隼差点热泪盈眶。
“哦哦哦!跑起来了!”
红隼咬着牙,但依旧坚持说着烂话,不过这大概也是他最后的烂话了。
渐渐的海博德察觉红隼的身体越来越沉,到最后都快变成是他拖着红隼走了,转过视线,这时他才发现红隼整个人已经精神恍惚了起来,目光游离着。
“喂!醒醒!红隼!”
海博德焦急地喊道,可红隼的回应却无比疲惫,他慢悠悠地说道。
“要不先让我歇会?”
红隼有些撑不住了,大概是失血过多的原因,他已经有些感受不到身体上的痛觉了,就像泡在温暖的海水之中。
“该死,他快不行了!洛伦佐呢?”
海博德知道这是由于伤势带来的效应,之前猛烈的战斗中,红隼这个凡人之躯已经快不行了。
“我不知道,应该还在后面吧!”
伊芙说道,说的同时,她扛着沉重的陨星调转身影,朝着后方射击。
又是一声惊爆的雷鸣,升腾的火光将街道归于烈火,伊芙根本没有瞄准,后坐力把她震飞,滚了几圈后,凭借着游骑兵的体质,她又迅速地爬了起来。
“他们来了!”
艾琳把视线从后方收了回来,在伊芙的枪击之后,一片烈火里唱诗班的战士们再度显露了出来,他的身影逆着火光,就像一个又一个漆黑的幽魂,给予几人无尽的压力。
在洛伦佐宣布撤退之后,一场狼狈的大逃亡便开始了,谁也不清楚唱诗班的战士究竟有多少人,他们就像无穷无尽一样,无论杀死多少,总会有更多的人从黑暗之中走出,而且由于权能·加百列的性质,只要有战士出现的位置,那么劳伦斯便会如影随行。
为了令大家安全撤离,洛伦佐一个人挡住了绝大部分的追兵,但还是有寥寥数人追了过来,但就是这些人,也不是现在几人能应对的了。
这是场灾难。
戰栗的青春 艾爾安哲
“红隼你清醒点啊!”
伊芙捂着肩膀,接连的枪击下,她的手臂早就支撑不住了,就像失去了力量一样,耷拉下来,至于陨星,伊芙已经没有子弹可以发射了,而这个鬼东西又沉的离谱,她直接把它丢进了火堆里。
用着还能动弹的手臂,伊芙当即给了红隼两个耳光,然后用力地摇了摇他。
“清醒点了吗?”
红隼红着脸,意识模糊地说道。
“我觉得应该给我来支弗洛伦德药剂。”
“这里又没有妖魔,那个鬼东西救不了你!”
伊芙摇着他的肩膀,大声地喊道。
红隼这不是被侵蚀了,他只是受伤太多,这个强劲的灵魂此刻筋疲力尽。
“我们就快到了,月亮,你不是说还有假日没过完吗?”
艾琳在一旁为红隼打气道,虽然这些言语上的鼓励没什么用,但红隼突然觉得此刻的情景还蛮不错的。
想一想,自己这么苦困地过了这么久,何德何能在今日居然被两名女性朋友牵肠挂肚的……虽然这两位女性朋友看起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顿时间红隼居然想吟诗一首,又或者说什么充满大气的话,他看的那些小说里就是这样,牛逼的人要死的时候,多少都会说些牛逼的狠话。
重生之豪門學霸 蘇四公子
那么说些什么呢?
“天不生我红隼……”
红隼当即抬头准备仰头长啸吼什么,却只觉得视线一阵混乱,随后自己的那些话都被憋了回去。
海博德受够这种叽叽歪歪的情况,他一把扛起了红隼,就像扛麻袋一样,大概是刺激到了红隼的伤口,弄得他一阵鬼哭狼嚎的。
“所以他真的快死了吗?死人还这么有活力的吗?”
海博德也懒得听红隼那下半句是什么了,只是对于红隼这见鬼的生命力感到惊叹。
在他看来红隼与洛伦佐是极为相似但又不同的家伙,虽然这个两个家伙总给你一种下一秒就要死了的样子,但洛伦佐给人的感觉是,这个家伙可能下一秒就要死了,但在真正的死去之前,他还是能干掉不少人的,而红隼则是这个家伙明明要死了,可喊了半天还是没死。
“啊……”
红隼被扛在肩上,就像宿醉的醉汉,他想说什么,但也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呻吟了。
他其实觉得很累了,但很累也要继续讲烂话,红隼一直觉得人生也算得上是一场演出,即使是这么糟糕的地方,自己还是保持乐观之类的话,悲剧大概也会变成喜剧,也算得上是自己骗骗自己?
头疼的不行,红隼也有些想不清楚这些事了。
红隼尽可能地抬起头,然后他看到了玩命跑路的诸位,身后街道尽头的焰火,以及那些追击的战士们,好在爆炸摧毁了整条街道,战马什么的还追不上来,但过了这条街道就不清楚了。
他还看到了在焰火里起舞的身影,洛伦佐从后方跃出,一剑将一名战士钉死在了地面上,这么看来这情况也蛮有趣的,大家被战士们追着,战士们则被洛伦佐追着,就像猫抓老鼠一样,就看哪个倒霉蛋最先被抓到了。
加把劲啊!洛伦佐·霍尔莫斯!
红隼在心里为洛伦佐打气着,这一票人的生死就全看他了啊。
这么想着,红隼闭上了眼睛,垂了下了头。
啊……被人扛着跑还真轻松啊,不过被一个维京猛男扛着,怎么想怎么怪啊,更不要说自己还要死了……如果可以的话,红隼还是比较想死在女人的臂弯里啊。
那么死在谁手里呢?
回忆一下几个刚有些好感就死在行动中的女同事……嗯?已经记不起样子了啊,那么从周围人想一想……
红隼好像想到了谁,但还没等说什么烂话,他渐渐的没有了声音。
都市至尊高手
……
高强度的拼杀下,钉剑上附着的圣银消磨的已经差不多了,而柏铁制造的剑刃本身此刻也布满了豁口与裂隙。
不知道重复了多少次,洛伦佐刺出剑刃,将一名战士杀死,他缓缓地转过头,有更多的战士踩着尸体朝他走来。
他们无穷无尽,每个人都戴上了那漆黑的面具,他们似乎每个人都是劳伦斯,似乎又都不是。
“真疯狂啊……说不定你真的能做到啊,劳伦斯。”
洛伦佐的情绪复杂,最后带着些许的敬意说道。
追妻365天:總裁boss太危險
劳伦斯说他或许会加入洛伦佐,同样的,洛伦佐也觉得在自己过去的某个瞬间里,自己或许也会认可劳伦斯的疯狂。
这就是劳伦斯想告诉洛伦佐的,劳伦斯不再是一个人、一个单独的个体,他是一个意志,一个被坚决执行的命令。
可遗憾的是两人绝对不会走到一起去的了,他们是不死不休的仇敌,带着不同的立场与意志、至死方休。
如此庞大的秘血者,被暴露在阳光之下的黑暗知识,洛伦佐不确定继续这样放任劳伦斯对于秘血的追求会带来什么,但他能隐隐感到那会是一场席卷所有人的灾难,或许还没等劳伦斯预知的未来抵达,所有人便会死在劳伦斯的手中。
说到底猎魔人这样不可控的怪物就应该归于尘土之中,让自己作为最后一名猎魔人结束这一切是最完美的结局了。
洛伦佐觉得面对那黑暗的未来,一定会有着更好的解决办法。
“守秘者。”
洛伦佐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看起来自己必须去一趟那所谓的世界尽头了,但要做到这些,他首先要活着离开。
“你看起来很糟糕啊,洛伦佐,你完全可以一个人离开的。”
火海之后又有一批战士走了出来,死伤如此之多,可他们依旧无穷无尽一样,就好像一群人型的躯壳,他们没有所谓的灵魂与意志,只是劳伦斯暂时占据的工具而已。
“这就是我和你的不同了,劳伦斯,我还能相信他人,他们也愿意相信我,所以我绝对不会让他们死掉的。”
秘血有些衰落了,这么高强度的作战下,洛伦佐的意志也开始疲惫不堪,他有些束缚不住力量了,可这顽强的身影依旧挡在战士们与伊芙等人之间。
地上最強生
“这些都是累赘,你还没有意识到吗?情感让我们变得优柔寡断,与人之间的联系让我们多了许多弱点,美好的事物让我们沉浸于虚伪……这些是洛伦佐·美第奇失败的理由,我希望这不会成为你失败的理由。”
劳伦斯说道,他觉得洛伦佐就是一个愚笨无法说服得家伙,他已经用自己作为例子了,可洛伦佐还是这样冥顽不灵。
他要改变洛伦佐,又或者杀了他,毕竟完成这伟大的壮举他一个人就够了。
对此洛伦佐倒是不屑地笑了起来,他望着那几个跑起来有些憨的家伙们,自言自语着。
“你觉得洛伦佐·美第奇真的失败了吗?”
过往的画面再度浮现在眼前,在那如地狱般的枯井之中,沐浴鲜血的两人,无数为此而死的猎魔人们。
“洛伦佐·美第奇相信我,所以我活了下来,而现在我选择相信他们。”
洛伦佐狼狈的脸上扯出一抹微笑。
秘血再度沸腾,钉剑猛地斩击地面,随后升腾的辉光贯穿了黑暗,在街道之上再度划出一道火海。
烈焰汹涌阻隔着战士们的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