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麗貸”——繁華夜幕後的黑惡之果


“佳麗貸”——繁華夜幕後的黑惡之果

碧桂園荔山雅筑 在售 預估14000元/㎡起售(2020-11-12 06:14:31)

湖南長沙“夜經濟”繁榮。五一路商圈、坡子街美食一條街以及“解放西”酒吧一條街等地已成爲全國遊客慕名而來的“網紅打卡地”。然而,在這片繁華熱鬧的背後,一個犯罪團伙以KTV、酒吧等夜場從業年輕女性爲目標,用“低利息、無抵押、放款快”的“佳麗貸”爲幌子引誘借款。而在她們簽下“借款協議”那一刻,一張精心編織的犯罪網絡就此張開……

“神州系”解體 等待陸正耀的將是什麼

無知女孩深陷“佳麗貸”黑洞

20歲的小南(化名)在長沙某KTV從事服務員工作。儘管收入不低,但見慣了娛樂場所裏的高消費,小南生活開支很大,每月入不敷出。一天,小南無意中看到微信朋友圈一則貸款廣告:“無抵押、利息低、放款快”,正在爲房租發愁的她心動不已,幾番聯繫後,“中介”將她帶至一名叫文陳的老闆處。

大衆速騰店內放價數量有限 想買的抓緊

見小南長得年輕漂亮,又在KTV工作,文陳說話十分客氣:“借款1萬,一天利息200,逾期違約金每天1000,借款期限1個月。”小南心想,這個利息標準以自己的能力應該沒問題,沒有多想就在空白借款協議上籤了名。沒想到,文陳接着說,借1萬要返3000元的“服務費”。看小南有點遲疑,文陳馬上又說這是他們這一行的規矩,大家都是這麼操作的,小南只得答應了文陳的要求。

不料這還沒完,文陳又告訴小南,因爲她在長沙沒有固定住址,還得拍一張裸照作爲擔保。小南馬上拒絕了文陳的要求,可文陳卻說照片只是做個保障,只要她按時還錢,照片絕對不會外傳。一旁的“中介”也不停地勸說她不要有顧慮,就這樣,急需用錢的小南半信半疑地同意了。

一個月後,小南無力還款。此時的文陳兇相畢露:“要麼還錢,要麼我就把照片發給你父母,讓他們來還。”小南苦苦央求,文陳意味深長地告訴小南:“不發照片也可以,但要老老實實聽話。”

一波霧霾來魯!山東今日多地空氣質量重度污染,預計18日結束

幾天後,文陳帶小南見了一位“李總”。“你和李總把合同簽了,我們的賬就兩清了,以後你就聽李總的。”懵懵懂懂的小南還沒意識到,文陳已經以4萬元的價格將她“解套”給了“李總”。

“我也不知道爲什麼7000元會變成4萬。他們說如果我不聽話就把我照片發出去,我沒有辦法只能聽他們的,我跑不掉。”案發後,小南在公安機關哭訴。

小南的遭遇是衆多“佳麗貸”被害人遭遇的縮影。“夜場女孩用錢快,來錢也快。她們都怕家裏人知道自己是做這一行的,覺得不光彩,所以比較好控制。”文陳犯罪團伙成員劉平安稱。

正是看準了夜場、KTV工作女性社會經驗不足、有賺錢能力、易於控制等特點,2017年3月以來,文陳糾集文武、劉平安等人,在長沙市各區域針對夜場、KTV工作女性大肆開展所謂的“佳麗貸”。以“低利息、無抵押、放款快”等幌子引誘被害人前來借款,通過拍攝裸照、虛增借款金額、簽訂陰陽合同、收取高利息等一系列“套路”騙取被害人財物。截至案發,該犯罪團伙共對700餘名被害女性“放貸”1100餘次,放貸金額1000餘萬元,非法獲利300餘萬元。

“巧詐不如拙誠” 特斯拉糊弄消費者到幾時?

受害人淪爲罪犯斂財工具

克羅斯:奧巴梅揚戴面具很愚蠢 迴應:是想讓孩子開心

“今晚就帶你去見‘江總’……”提起那段不堪的遭遇,被害人小霏(化名)還是忍不住渾身發抖。

2017年上半年,小霏向文陳借款3.8萬元,借款合同金額卻高達8.5萬元。因不堪忍受文陳等人不斷的催收、騷擾,小霏開始躲着文陳。不曾想到,“神通廣大”的文陳幾天後就在她的落腳處“抓”到了她。

當天晚上,文陳、文武等人把小霏帶到湘江河畔,文陳指着湘江對她說:“這就是‘江總’。”

隨後逼迫小霏脫光衣服向江心走去,小霏嚇得跪地磕頭求饒。文陳等人不爲所動,一邊繼續驅趕小霏,一邊還用手機錄製視頻。絕望的小霏只能往江中走去,直至江水淹沒她的半身,小霏聲嘶力竭地哭喊求救,文陳等人才讓她返回岸邊。

此事之後,小霏再也不敢反抗文陳,只能任由其擺佈。第二天起,文陳等人就開始逼迫小霏到長沙、株洲等地KTV坐檯、賣淫償還所謂“債務”。

2018年4月,文陳得知女性捐卵有利可圖,於是打起強迫尚未婚育的小霏捐卵的主意。不久後,文陳安排手下將小霏帶至武漢一家機構,在經歷數日服藥、注射針劑、體檢後,小霏帶着恐懼走上了手術檯。

“捐卵的那種痛苦和屈辱,我一輩子都記得,借的錢到了後面感覺永遠都還不清了,只能什麼都聽他們的。”在詢問中小霏依然難以自已。

探嶽GTE不將就·新選擇“它”跳水價。

“對於不按時還款的被害人,文陳等人主要採取兩種方式催收。一是通過威脅恐嚇、去老家上門等暴力或軟暴力方式逼迫被害人及其家人就範還款;再就是同行業間轉單平賬,即所謂的‘解套’,將被害人轉讓給其他‘佳麗貸’團伙,‘解套’後被害人的債務往往會被大大增加。”承辦檢察官介紹。

領航數字化轉型,聯想集團榮獲英國《金融時報》“中國創新企業”獎

2018年4月,結束強制戒毒的文陳迅速重操舊業,重新召集劉平安、文武、劉鵬威等團伙成員。一方面繼續加大投資,同時設立“贏禾財富”“成鑫創業”兩條放貸支線;一方面不斷籠絡團伙成員,調整人員分工和結構,將團伙分爲營銷組、審單組、催收組三組人馬,制定明確的組織紀律和薪酬體系,團伙放貸規模不斷擴大,行業影響日益上升,至案發時文陳團伙成員已有26人。

利益鏈背後的犯罪鏈

2017年下半年起,文陳等人開始將被害人強迫到一些KTV、桑拿場所坐檯、賣淫,並通過微信宣傳等方式提供“外圍”服務。時間一長,文陳逐漸不滿足於這種小打小鬧、不成氣候的“盈利”模式。

2018年下半年,常年混跡於夜場的文陳結識了“羽藍團隊”經理葉竟。“羽藍團隊”是專門爲大型KTV、酒吧培訓、提供工作人員的組織,和許多夜場有固定的合作關係。藉助葉竟等人的資源,文陳建立起穩定的“放貸—賣淫”犯罪鏈。

文陳一方面強迫被害人集中住宿,安排專人看管,制定嚴格的上下班考勤制度。對於不聽話的被害人,通過威脅、罰款、體罰等各種方式進行處罰,確保被害人“絕對服從”。另一方面安排團伙骨幹成員按片分組,每組帶領一定數量的被害人進駐一些KTV,開展坐檯、賣淫活動。高峯時期,文陳集中管控的被害人達20人。


高管頻頻出手增持 銀行股能否滿血歸來

2019年1月,文陳結識了長沙另一個規模較大的“佳麗貸”犯罪團伙頭目肖永樂,並與其合作,幹起了跨國賣淫犯罪的勾當。

《奮鬥吧主播》熱播 蔡少芬吐露心酸經歷

電子數據成爲案件的突破口

2019年3月,長沙公安機關對文陳等“佳麗貸”團伙集中收網,文陳團伙20餘名成員被悉數抓獲歸案。在長沙市檢察院的統一領導下,芙蓉區檢察院派出3名員額檢察官組成專案組,提前介入引導公安機關偵查。

“‘佳麗貸’是‘套路貸’的一個變種,相比普通的‘套路貸’,‘佳麗貸’犯罪隱蔽性更強,受害對象更多但流動性大,很難聯繫取證。同時,這些團伙通常沒有完整的放貸財務賬本,嫌疑人認罪態度很差,使得案件辦理難度極大。”承辦檢察官介紹,“依據常規的取證方式難以查明事實,我們必須另闢蹊徑。”

提前介入過程中,專案組發現案件多名涉案人員都談到了微信聯絡、照片等問題,專案組敏銳地意識到電子數據可能成爲本案的重要突破口。


【提高上市公司質量在行動】均勝電子:財務合規信息披露 提升上市公司質量

可難題又隨之而來。

遭沽空機構狙擊 和諧汽車否認僞造財務數據

在龐大的電子數據中搜尋證據無疑是大海撈針,爲儘可能全面快速地梳理出有用信息,專案組首先指導公安機關根據各成員的地位、分工,劃分出電子數據的“重要等級”,然後以“套路貸”、賣淫、涉黑等主要罪行爲標準將電子數據內容進行初步分類和定位。

功夫不負有心人,經過60余天的細緻梳理,專案組篩選出30餘名能夠確定身份的被害人。“公安機關很快聯繫到這些被害人制作筆錄,並據此調取了相關的微信、支付寶轉賬記錄。”

這些證據材料既充實了文陳團伙非法借貸犯罪和組織、強迫賣淫犯罪的證據體系,更牽出文陳等人強姦、強制猥褻犯罪的事實。

再聚首?火箭有意伊巴卡 和哈登維斯曾是雷霆四少

審查起訴階段,專案組在閱卷時發現,部分被害人提到曾被迫與文陳等人發生性關係的情況,但文陳等人對此全部否認,聲稱雙方系“自願”發生關係。由於直接證據的缺失,公安機關移送審查起訴時沒有認定強姦、強制猥褻的犯罪事實。

“該案被害人大多被文陳等人長期非法‘控制’,出於職業敏感,我們認爲文陳、劉鵬威極有可能涉及強姦等犯罪。”承辦檢察官談道。

俄外長:在正式選舉結果公佈前,沒有理由祝賀美國新當選總統

爲查明事實,專案組整理出詳盡的取證提綱,自行調查取證和引導公安機關偵查雙管齊下。一面繼續找涉案人員談話,覈實相關被害人是否有被強迫賣淫、是否有所謂的“豁免債務”等情況,一面繼續從電子數據中挖掘有用信息。通過針對性地補強證據材料,檢察機關最終追加認定了文陳等人6筆強姦、2筆強制猥褻的犯罪事實。

原財政部部長:中國新冠疫苗進展非常好 本人已注射

偵查階段,文陳團伙重要成員劉平安一直矢口否認參與了團伙組織、強迫賣淫的犯罪行爲。

美國土安全部發布聲明:今年大選史上最安全

“在庭審中,被告人劉平安依然拒不認罪,妄圖以此逃脫罪責。他沒想到的是,我們早已有所準備。”承辦檢察官說,“我們當時就想着換個思路,從與劉平安合作的張旻處着手。”

以張旻爲突破口,專案組確定多次與張旻談及送女孩到境外賣淫的微信聯繫人“A承美醫療”,就是劉平安。

今年5月18日,長沙市檢察院以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詐騙罪,敲詐勒索罪,組織、強迫賣淫罪,非法拘禁罪,搶劫罪,強姦罪,協助組織賣淫罪,強制猥褻罪等罪名對文陳等27人提起公訴。9月14日,長沙市中級法院作出一審判決,依法判處團伙首犯文陳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並處沒收全部財產,其餘被告人均被作出有罪判決。一審判決後,文陳等人提出上訴,目前案件正在二審審理之中。(張吟豐 胡超華 呂玲雁 題圖設計:姚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