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wizv精彩絕倫的都市言情 《大明流匪》-第一千零八十二章 拒絕支援鑒賞-1p9uw

大明流匪
小說推薦大明流匪
感谢书友迷醉的打赏。
霸情首席:千金寵愛 林月
察喀克作为坎坎塔达的信使,来到了青城汗宫。
“大汗,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我家台吉希望大汗能够早日派来援兵。”察喀克说了一遍素囊那边得情况,又说出自己这一趟所求。
坐在汗宫宽大座位上的卜石兔,抬手摸了摸下巴上的胡须,说道:“你是说虎字旗一方出动了几万大军,老台吉可曾确认过?”
“回大汗的话,虎字旗派来几万大军是我家台吉派去的哨骑亲眼所见,如今这几万大军正与素囊台吉的人隔岸相对。”察喀克说道。
卜石兔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旋即说道:“你回去告诉老台吉,只要各部派来的大军一到,马上就给你们派过去。”
“属下告退。”察喀克行了一礼,转身从汗宫退了出去。
他人一走,汗宫内的特木伦皱起眉头,对卜石兔说道:“大汗,如今虎字旗已有几万大军,只靠素囊台吉那点人,怕是很难阻止虎字旗的人马过河。”
“你说的这个本汗也考虑到了。”卜石兔说道,“想不到这才过去一个冬天,虎字旗的兵马多了好几倍。”
特木伦说道:“汉人最多的就是人,随随便便就能拉出一支兵马,早知虎字旗在草原上的兵马扩充这么快,当初在入冬之前就该把虎字旗彻底驱逐出草原。”
紫薇仙尊 辰翔
宽大座位上的卜石兔叹了口气。
他们蒙古人虽然人人皆兵,可汉人的数量多,随随便便成立几支大军就比草原上所有蒙古人加起来的数量还多。
“大汗,这两天已经来了几个小部落,加起来也有近两千人,要不要先把这些人派过去,协助素囊台吉和老台吉一同守住河岸,阻止虎字旗的兵马过河。”特木伦看向卜石兔。
自打卜石兔的旨意送往各部后,一些距离近的部落先一步来到青城,很多大部落因为离青城远一些,暂时还来不了这么快。
卜石兔迟疑了一下,旋即说道:“素囊那边顶多四五千人,就算本汗把青城这里的部落战士都派过去,面对虎字旗的几万大军,恐怕也是于事无补。”
一句话ꓹ 他不想派给素囊援兵。
听到这话的特木伦眉头微微皱起,劝说道:“大汗ꓹ 不管以前素囊台吉做过什么过分的事情,这个时候咱们都应该放下内部的矛盾,一致对外ꓹ 如今虎字旗已经威胁到了整个土默特部,若真让虎字旗的兵马过了河ꓹ 青城将会暴露在虎字旗的兵锋之下。”
二少爺的寵妻日常
虎字旗大军来犯在即的这个时候,他不希望卜石兔因为记恨早年间素囊争夺汗位一事ꓹ 使土默特内部陷入内斗ꓹ 给虎字旗侵占土默特草原的机会。
“本汗是觉得只凭借素囊那点人,根本守不住河岸,与其如此,不如把各部的人马都留在青城,借助青城与虎字旗的大军周旋。”卜石兔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
同时,他也不愿意把各部的战士都派给素囊。
虽然虎字旗是土默特部所有蒙古人共同的敌人,可他心中也担心自己把各部来援的战士都交给了素囊ꓹ 一旦打退了虎字旗的兵马,素囊随时可以携带大胜的威势ꓹ 掉头来逼迫他这个大汗让出汗位。
三娘子一脉对于土默特部大汗的位置觊觎了几代人ꓹ 他对素囊争夺汗位之心从来没有放松过警惕。
见卜石兔不愿派援兵给素囊ꓹ 特木伦皱着眉头说道:“虎字旗的兵马与板升城相隔一条河流ꓹ 骑兵可以做到在短时间内绕过河流,可虎字旗多是步卒ꓹ 想要过河十分不易ꓹ 这个时候只要咱们的人守住河岸ꓹ 虎字旗的兵马就很难直接过河,一旦他们选择远绕ꓹ 等于给各部援兵争夺了赶来的时间,我认为咱们还是应该守住河岸最为紧要。”
说着,他看向卜石兔。
人類新紀元
“素囊身边不是有几千人马在河岸那里,有这几千人马想来也能够阻挡住虎字旗的兵马过河。”卜石兔语气有些不好的说道。
心中对特木伦的说话不以为然。
除了防备素囊之外,他觉得身边兵马越多,自己才会越安全,就算将来无法与虎字旗的大军抗衡,可只要身边的兵马足够,也能够安全的护着他从青城离开。
“大汗您可是答应过老台吉,会派援兵过去支援!”特木伦嗓音沙哑的说道。
对于卜石兔对素囊不管不顾的态度,让他急的直上火。
卜石兔手指搓动脸上的胡须,好一会儿,才说道:“本汗相信老台吉会理解的,好了,你也不必劝了,等各部到了以后,由你安排各部在青城周围住下。”
“是。”
特木伦叹了口气,知道卜石兔心意已决,自己再怎么劝说也没用。
“特木伦,你用不着这么愁眉苦脸,有老台吉和素囊在,又有河流作为依仗,本汗相信老台吉他们一定能够把虎字旗的大军阻挡在河对岸,不让虎字旗一兵一卒过河。”卜石兔语气轻松的说道,手里端起桌上的金樽。
“属下有些不舒服,想要先回去了。”特木伦对卜石兔说道。
刚端起金樽的卜石兔,正准备邀请特木伦一起饮酒,却听到特木伦要走,脸色陡然沉了下来。
重生之科技戰神 風大神
只因为没有答应派给素囊援兵,特木伦就要离开,这让他心中恼怒。
不过,他知道这个时候不宜与特木伦闹僵,便强忍着心头的不舒服,说道:“既然特木伦你身体不舒服,就先回去休息,本汗以后还有很多事情需要依仗你去办。”
“多谢大汗信重,属下告退。”特木伦手捧胸鞠了一躬,转身离去。
头也不回的离开了汗宫。
卜石兔看着特木伦的背影最后消失在视线里,端起金樽喝了一大口酒,放下后,对一旁的亲卫说道:“去把乐师和舞女找来,为本汗舞上一曲。”
边上的亲卫答应一声,去为卜石兔找乐师和舞女。
很快,乐师和舞女被带到了汗宫。
乐师开始为卜石兔吹奏起乐曲,舞女在汗宫里翩翩起舞。
卜石兔坐在宽大的座位上,身体斜仰,目光盯在舞女的舞姿上,手里时不时抓起桌上金樽喝上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