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dn5q有口皆碑的都市小说 超凡貴族 愛下-第797章 一個答案讀書-efuam

超凡貴族
小說推薦超凡貴族
银鹰斥候将超凡材料分别掩埋在不同的地点,坐好隐秘标记之后,开始收拾东西,准备登山。
之前的遭遇战,矮人失去了3只大角羊,奇奇和他的凶暴黑狼将剩下的5只大角羊带回临时营地。现在,银鹰斥候小队只剩下5只驮兽和一半的补给品。幸运的是亡灵蝙蝠的绝望目光不具有致死效果,一共16人的队伍并没有减员,那些受到心灵伤害的银鹰斥候经过半身人奇奇和矮人先知艾格洛的救治,纷纷醒转,他们又喝下用月光树叶泡的水,个个都恢复了状态。
月光树的树叶算是一种特殊的神术奇物。每年的火之季,月神女祭司按照相应的仪式,亲手采摘当年新生的月光树叶,将其制成树叶护身符。持有护身符者相信它有什么效果,它就会有什么样的效果,相信它能治愈伤口,它就能治愈伤口;相信它可以恢复体力精力,它就能恢复体力精力;相信它可以提升某项身体素质,它就可以提升持有者的力量、敏捷、精神、感知等等属性;它还可以用来驱邪、沟通动物……只要把它吃下肚,持有者可以获得自己所需要的神术增持。
神术增持是人类国度的说法,银鹰斥候们把这称为祝福。
当然,月光树叶护身符只对精灵帝国的居民有效,包括精灵、矮人、半身人和森林人马。它是一次性的消耗品,祝福效果相当于人类牧师的低阶神术,其效能和持续时间同月神祭祀的等阶息息相关。
依露丝.月歌和银鹰城第四王女关系匪浅,第四王女为银鹰斥候准备了许多月光树叶护身符。依露丝转手送给维克多10片月光树叶。按照银鹰斥候的认知,夜莺虽然来自一个游荡者族群,可他体内仍然流着精灵血脉,是月神之子,月光树叶护身符对他同样有效果。
可惜,维克多根本就不信仰月亮女神弗雷娅,缺少激发月光树叶护身符的基本条件。但他还是愉快地收下依露丝的好意。
此时已经进入雪月的中旬,孩童手掌大小的雪花飘飘洒洒,为无尽森林披上银装。再有十天,雄伟的亚速尔塔山脉也将被大雪封锁。现在,它崎岖陡峭的地貌仍有大片岩层裸露在外面,为银鹰斥候登山提供了参照物。如果等到大雪封上,山沟溪谷统统被积雪掩埋,肉眼难以辨识ꓹ 寻道爬山不仅困难,还有引发雪崩的危险。
亚速尔塔是维克多见过的最陡峭险峻的山脉ꓹ 落差7、8百米的笔直悬崖随处可见。险要的山林地形难不倒大角羊,更难不倒具有山丘巨人血脉的矮人守卫,他们外形粗壮敦实ꓹ 却脚底生根,翻山越岭如履平地ꓹ 还似乎天生懂得选择路径,登山就像回家一样轻松自在。相比之下ꓹ 身手敏捷的精灵战士爬山反而更加困难些ꓹ 有的时候还要手脚并用,惹得矮人们哈哈大笑。
依露丝挑选的部下都是中阶的战职者,即便精灵战士不像矮人那么擅长山地行军,登上亚速尔塔山脉也没花多少时间。
山上的地形较为平坦,气温却冷得吓人,凛冽的寒风夹杂雪花扑在脸上如同刀割。精灵战士纷纷扣起御寒斗篷,带上罩帽围巾ꓹ 只把双眼和长耳朵留在外面。维克多饶有兴趣地盯着一位树精灵的长耳朵,看着那双白皙精致的尖俏耳朵慢慢变红ꓹ 也听见对方的心跳加快ꓹ 呼吸不稳ꓹ 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好奇心令这位精灵雌性倍感困惑ꓹ 羞涩不安。
他掩饰性地摸了摸鼻子,状若无事地问道:“耳朵放在外面ꓹ 不觉得冷吗?”
美貌的树精灵雌性明显身体僵硬了一下ꓹ 回过头看了一脸好奇无辜表情的夜莺ꓹ 硬邦邦地说了句:“不冷。”
说完,她身形一动ꓹ 向前蹿出十几米,留给维克多一个窈窕的背影。
这时,奥拉维.月歌走到维克多身旁,用口型对他说道:“你盯着玛格.月影的耳朵看,她害羞了……这是向异性精灵求爱的意思。”
维克多耸了耸肩膀,果断说道:“我很小的时候就独自流浪,没有见过精灵同族。”
“那一定很辛苦……”见夜莺先生没有多谈的意思,树精灵又羡慕地问道:“我看你一直维持风行,不受寒风的侵扰,这么做不会耗费精力吗?”
维克多转头说道:“我维持风行就像呼吸一样轻松……银鹰城的月精灵和大精灵没有这种能力吗?”
奥拉维摇了摇头,说道:“银鹰城的两位大精灵都没有超过五阶,月精灵也都是五阶,就像我姐姐安雅.月歌,她是银鹰城的第四王女,5阶月神祭祀、5阶风行射手兼4阶风舞者……她维持风行比我要轻松的多,但也不能一直保持风行状态。整个银鹰城恐怕只有风歌长老才能达到夜莺先生的水准。不过,风格长老已经有190岁了,我姐姐才40多岁……她和您一样,也没有成年。”
这是想让我当的你姐夫吗……维克多腹诽了一句,问道:“你是树精灵,你姐姐是月精灵?”
未成年的精灵不会对异性心动,但她们的心智和成年精灵没有明显差距。奥拉维.月歌能够看得出夜莺先生前途无量,就算他拿不到精灵族的圣物,艾兰塔也很乐意让他参加太阳树的祝福仪式。虽然月精灵有挑选大精灵做伴侣的权利,但夜莺实力强大,血脉高贵,挑选伴侣的权利在他身上要反过来才对。
奥拉维想替月歌名门拉拢夜莺,如果夜莺能和第四王女订婚那就再好不过了,他解释道:“月精灵和大精灵最多生育两个后代,一般就生一个月精灵女儿。城邦里的月精灵有一半是月光树祝福而觉醒高等血脉的树精灵……同样是月精灵,我姐姐和艾兰塔的精灵公主没有区别。如果往上追溯,银鹰城的精灵名门也都是艾兰塔的皇族血脉。”
精灵皇族显然不是固定的一支名门,假设银鹰城的第四王女参加艾兰塔的继承人选拔,幸运的成为皇位第一继承人。数十年后,月歌名门就是精灵皇族。不过,精灵女皇的女儿,也就是艾兰塔的公主参加女皇继承人选拔必然有得天独厚的优势。
皇位之争从来都不会温情脉脉,只同阴谋和鲜血做伴。
维克多明白这个道理,游荡者夜莺却不应该了解权力游戏的规则,所以他可以无知无畏地提问:“人类王国有女皇,也有皇帝……精灵帝国有大精灵皇帝吗?”
安格丽丝.风歌走过来,接口说道:“只有月神祭祀才能担任精灵帝国的女皇……大精灵数量太稀少,又不能成为月神祭祀。不过,我听风歌长老说起过一个传闻,艾兰塔的女皇陛下有两个孩子,长女阿玛斯塔夏公主已经成年,幼子荷里米昂王子今年44岁,尚未成年,他24岁的时候已经是6阶的大精灵,深得女皇陛下的宠爱。”
“荷里米昂王子是阿玛斯塔夏公主的弟弟,他们不可能结合。”
担心夜莺先生不能领会自己的意思,她顿了顿,详细解释道:“公主和王子更像是竞争对手……女皇陛下可能希望荷里米昂王子同下一任女皇结为夫妻,这样的话,精灵王子是不是像人类的‘皇帝’?如果阿玛斯塔夏公主赢得了继承权,荷里米昂王子恐怕连森林之子卫队的指挥权都要交出去。女皇陛下在各精灵城邦的王女当中选拔皇位继承人,其中的一个条件就是召集未成年的月精灵王女。所以,我们银鹰城的第四王女才有机会参加选拔,女皇陛下挑选继承人,也是在为荷里米昂王子挑选伴侣。”
安格丽丝看了眼发呆的奥拉维.月歌微笑说道:“当然,这只是个不知真假的传闻。”
按照安格丽丝的说法,银鹰城第四王女想要竞争帝国皇位继承权,夜莺先生就不能当奥拉维的姐夫了。相反,夜莺先生若有意精灵帝国的至高权柄,应该支持阿玛斯塔夏公主,并娶她为妻。
少年的逆襲
可惜,阿玛斯塔夏公主已经有伴侣了,等夜莺先生问起,安格丽丝.风歌就会告诉他。
城邦名门出身的精灵哪有不懂政治的?
奥拉维.月歌想替月歌名门拉拢夜莺,安格丽丝.风歌同样要为自己的将来打算。
若是没有晋升月精灵的愿望和信心,安格丽丝何必冒着生命危险,追随依露丝来到亚速尔塔山脉?
夜莺先生剑斩蝙蝠亡灵的绝世风姿让安格丽丝相信,夜莺先生本人才是她此行最大的收获。尽管夜莺尚未成年,尽管双方有等阶差距,安格丽丝.风歌无论如何都要争取一下。
就从争取友情开始,寿命悠长的精灵总是有耐心的。
维克多却只“哦”了一声,漫不经心地问道:“这一代的女皇陛下是出自哪个名门?”
安格丽丝稍稍沉默,说道:“是艾兰塔的‘薇尔’名门……这个名字很奇怪,可她们把持女皇之位已经有3000年了,中途也有其他名门继承过皇位,但薇尔名门出身的女皇更多一些。”
薇尔,神灵骑士薇罗蒂卡.巴塞留斯的昵称,只有和她最亲密的人才会使用她的昵称,比如薇罗蒂卡的丈夫——剑圣德拉文。
两位树精灵的拉拢夜莺的手段在兰德尔殿下的眼中太过稚嫩,他却没想到3000多年前的剑圣失踪之谜就这样解开了。
当年,神灵骑士薇罗蒂卡行将陨灭之际,和爱人德拉文外出,最后只有他们的侍从回来,禀报说巴塞留斯女皇陨落,德拉文亲王伤心不已,给巴塞留斯家族留一封书信后,独自离去,不知所踪。
巴塞留斯家族宣称德拉文陛下前往无尽之森,寻找精灵同族。但阴谋论认为,薇罗蒂卡女皇为了铁山帝国的稳定传承,和剑圣丈夫同归于尽。因为,人类国度的高阶骑士坚信如剑圣德拉文这样的太阳精灵也配不上代表世界本源的神灵骑士,德拉文和薇罗蒂卡的爱情更不能动摇神灵骑士的伟大意志。
铁山女皇陨灭,铁山帝国内部无人可以制约巴塞留斯亲王,他和薇罗蒂卡的一对双胞胎子女晋升传奇骑士,可他还有5位黄金女骑士伴侣,其中的特斯蒂尔还是光辉骑士团的大团长。薇罗蒂卡女皇的继承人根本不能和他们的剑圣父亲相抗衡。薇罗蒂卡为家族解除后患,虽不合情,但也合理。
哪怕巴塞留斯家族拿出德拉文的亲笔信作为证据,特斯蒂尔也不再追究,可女皇弑夫的阴谋论却越传越广。这其中,总有光辉教会在暗中推波助澜,目的是对神灵骑士污名化。
教皇一脉显然不乐意和神灵骑士平起平坐,他们通过阴谋论,强调神灵骑士具有私心,由此推断高阶骑士都具有私心,唯独光辉教会能站在公正的立场上。
哪怕教皇一脉的看法属实,他们弄出来的阴谋论也流毒不浅。等到西尔维娅横空出世,她的号召力远不如薇罗蒂卡.巴塞留斯,就守着一个小小的约克家族,连半人马战争,她都没有出手。可以说,教会和骑士领主都承受了命运之力的反噬,为此付出惨痛代价。
不久的将来,人类国度的北方也许会受到黑血恶魔的侵袭,以维克多对西尔维娅的了解,她百分之百要隐瞒这个消息,先解决侵犯人马丘陵的蚁人大军再说。
现在嘛,薇罗蒂卡.巴塞留斯并没有绝情弑夫,德拉文还以她的昵称创建精灵名门,说明德拉文没有被太阳精灵的血脉意志彻底同化,保留了部分人性。
这必然是神灵骑士的馈赠。
维克多暗自唏嘘,此刻他格外想念西尔维娅,冲着前方的一座雪峰抬起下巴,说道:“我去上面看看地形,你们先走,不用等我,我能找到你们。”
夜莺脚步一点,微风环绕他的身体,几个纵跃就消失在此起彼伏的山脊后面。
“安格丽丝,我们要先活下来才能想其他的。”
依露丝.月歌越过好友,低声说了一句,又扬声对银鹰斥候们说道:“我们出发!”
無限獵場
“将军,我们现在去哪?”矮人猎龙者尤德里特回头大声喊道。
去哪,都不能去亚速尔塔神庙遗迹,至少现在不行……依露丝仍然能感受到来自神庙的危险,她在心里嘀咕了一句,说道:“我们先寻找亚速尔塔人留下的建筑遗迹,顺便找点食物。”
猎龙者闻言哈哈笑道:“打猎,我最在行了……我已经闻到了山羊的味道,都跟我走,保证大家今晚有羊肉吃。”
***********************
三天后的上午,亚速尔塔山东侧某片原始森林里,两只皮毛黝黑,体型高大雄壮的凶暴狼卧在雪地上啃食一头林鹿。它们是半身人奇奇驯养的动物伙伴,被主人留在这里建立领地,防止地精、狗头人之类的小偷盗挖银鹰斥候埋在这片森林里的战利品。
凶暴狼是比较聪明的野兽,天性凶残狡诈,有很强的报复心。它们的战斗力不算出众,忍耐力却强得可怕,属于特别难缠的凶暴动物。因为亚速尔塔山林附近有不死生物出没,不懂得避开这里的强大猛兽和怪物全都死光了,两只凶暴黑狼足够威慑小型智慧种兽人。
它们轮流出击,捕猎森林里的野鹿、野猪,比跟随主人上山更加轻松惬意。
已经吃饱的凶暴黑狼张开布满尖利牙齿的嘴巴,打了个慵懒的哈欠,蜷成毛茸茸的一团,卧在同伴的身边,打算在雪地上睡一觉。
黑狼突然支起耳朵,从雪坑里坐了起来,绿油油的狼眼盯着森林的东侧。它们察觉到来自东边的危险,又嗅到一种亲切熟悉的味道。矛盾感觉让这两只凶暴动物十分困惑,没有第一时间离开现场。
就在它们无所适从的时候,一个修长矫健的身影从森林的上方飞掠而至,眨眼间,落在两只凶暴黑狼的中间,没等它们转身扑咬,一探手就分别扣住黑狼的后颈,将260磅重的黑狼拎了起来。
蕭蕭風雨
凶暴黑狼咆哮挣扎,爆发出媲美棕熊的力量,然而来人只是转动手腕就让它们无力可施,简直比兔子还要软弱。
“荷里米昂王子,请不要伤害它们。这两只黑狼是半身人奇奇的驯养的动物伙伴。”
柔柔的声音传了过来,如同风在耳畔轻吟低语,让人无法把握声音的来源,又透着一股难以描述的意志,仿佛说话的人既在身边,又在远方,她和风已融为一体。
“哈哈,西科迪丝.风歌长老,请放心,我看到绑在它们前腿上的扣环标记了,我只是想捉弄它们一下。”来者丢下两只凶暴黑狼,笑声爽朗阳光又肆意张扬。
他黑色长发,颀长耳朵,双眸有如最纯净的黑珍珠,五官精致又如同雕塑般深刻,身上穿着一件紧身无袖皮甲和一副皮腿铠,勾勒蜂腰长腿,一双肌肉线条清晰匀称胳膊闪耀着健康的麦色光泽,整个人都透着一股英姿勃发的阳刚之气。
通靈者
凶暴黑狼才不在乎这个陌生雄性精灵的有怎样的魅力,如果可能的话,它们更想在对方的身上咬几个洞。可惜,野性直觉提醒两只凶暴狼,最好离这个家伙远一点。所以,它们头也不回地向森林东侧狂奔,直到遇见一队精灵帝国的战士才贴伏耳朵向队伍最前面的月精灵寻求庇护。
那位月精灵身穿华美的银色战甲,姿容绝丽无双,黑色双眸深邃迷人,如剑细眉为其平添了一份凛冽的气质。她的身后跟着一队高挑俊美,神情冷傲的精灵,他们同样身穿银甲,肩铠上篆有一只眼睛纹饰。
秘境之眼,银鹰城最精锐的部队,每一个秘境之眼至少是三阶战职者,而他们的指挥官是银鹰城的第一强者——西科迪丝.风歌。
在秘境之眼的左侧是另一队身穿金色铠甲的野精灵战士,这些精灵战士共30人,他们冷漠严肃,坚定的眼神流露出强大的意志和无声的骄傲,肩铠上有鹰头狮身的纹章。
精灵城邦的高层都听过艾兰塔森林之子部队的名声,但这支由野精灵战舞者组成的部队,西科迪丝还是头一次见到。从他们的肩铠纹章上能看出,这是属于薇尔名门的嫡系卫队。西科迪丝不得不承认,他们比银鹰城的秘境之眼更强。
西科迪丝将目光投向对面的大精灵,淡淡说道:“荷里米昂王子,你有些太草率了……我们跟踪依露丝.月歌,而依露丝跟踪的是人类异族,那些人类当中至少有一位八阶强者。”
“没关系的,月歌将军和她的部下四天前就已经上山,人类异族离我们更远。如果他们能发现我们,早已经发觉了。”精灵王子顿了顿,露出自信的笑容,说道:“何况,就算他们发现,我们也无需惧怕,更不用选择退让。”
森林的深处走出一队队精灵帝国的战士,有高傲的精灵长弓射手;有身穿沉重铠甲,骑乘大角羊的矮人重骑兵;有灵活矫健的半人马突袭者,当然也少不了美丽的月精灵祭祀,好奇心十足的半身人冒险家和扎着胡须辫子的矮人先知。
“我又嗅到了黑血恶魔的味道,哈,还是非常强大的恶魔。可它已经死了。”
洪亮的声音从一个矮人的嘴里发出,他满脸的络腮胡须,大鼻子,身型粗壮敦实,个头足有3米高。如果矮人的个头超过3米,那他一定是生命等级七阶的山丘之子。
朱克诺斯.灰焰,来自艾兰塔的矮人将军,他有着和庞大体型相称的力量与厚重,双眼时刻闪耀着灰色流光,仿佛熊熊燃烧的火焰夹杂着雷霆之力。他走过来的时候就像一个蕴藏着无穷威力的熔岩巨人。
西科迪丝微微垂了下眼帘,向这个巨大的矮人表示敬意。她完全没有战胜对方的把握,但高贵的月精灵不需要向任何矮人低头,哪怕他是山丘之子。
“我迫不及待地想把那只恶魔的尸体从雪地下面挖出来,这种级别的家伙算是比较少见的黑血恶魔。”灰焰领主兴致勃勃地喊道。其实他在用正常的声音说话,和普通矮人的叫喊也没什么区别。
很快,超巨型黑血蝙蝠亡灵的遗骸被取了出来,拼凑在一起,放在空旷的雪地上,还原它的原貌。
气势汹汹的精灵帝国精锐这一刻都沉默了,巨矮人惊叹地大喊道:“这么大个的蝙蝠恶魔?月神在上,山丘在下,这怪物是在提醒我,我其实是个矮人!”
精灵王子荷里米昂比划了那对30米翼展的翅膀,眼神兴奋地摇头叹道:“不可思议,这是龙的翅膀吗?是谁把它完整的斩了下来。”
西科迪丝仔细检查了蝙蝠亡灵的残骸,蹙起如剑细眉说道:“这是银鹰城处理生物材料的手法……恶魔蝙蝠的脑袋明显是依露丝.月歌斩下来的。毫无疑问,它是属于月歌将军的战利品。”
精灵王子连连点头,说道:“我知道,我知道,可是依露丝.月歌将军不是野精灵战舞者吗?恶魔蝙蝠的巨翼断口平滑,显然是虚空风元素的切割特征。”
西科迪丝翘起红润的嘴角,得意地微笑道:“月歌将军自创战舞呼吸法,她应该已经觉醒血脉之力,晋升树精灵了。”
荷里米昂摇头赞叹道:“这位月歌将军真是厉害,难怪她敢带部下追踪人类异族,那些人类当中肯定有传奇阶的大巫师。”
西科迪丝.风歌心中一动,追问道:“传奇?那是几阶?”
精灵王子回答道:“人类异族的力量等阶和我们的战职等阶不一样,他们分为青铜、白银、黄金和传奇。那支人类探险队路过银鹰城,剿灭地精领主的手段好像九阶半神的威能,其实是人类传奇大巫师的杰作。人类巫师的能力千奇百怪,但他们大多自身孱弱,需要人类战士的贴身保护。我估计,五阶以上风行射手就能威胁到那位传奇大巫师。月歌将军晋升树精灵,必定可以克制人类巫师。何况,我们这里有28位风行射手,还有您。”
西科迪丝语气不悦地说道:“荷里米昂王子,人类异族的探险队向银鹰城表达过善意,银鹰城议会认为,我们不应该触怒对方。”
美人官場斡旋:基層女幹部
“风歌长老,月神的圣物,我势在必得。除此之外,我也不想和人类异族产生任何瓜葛,更不愿意触怒他们。”荷里米昂迎着七阶风行射手锋利的目光,毫不退让地说道:“我理解银鹰城的位置已经暴露,但是‘弗雷娅之泪’是属于精灵帝国的圣物,我们可以让它安静地躺在亚速尔塔山脉的深处,决不容许它落入人类巫师的手中,因为谁也不知道人类巫师会用圣物做什么。”
精灵王子顿了顿,缓和语气说道:“当然,银鹰城可以先和人类探险队沟通,艾兰塔会支持银鹰城开出的合理条件。如果人类巫师不同意交出圣物,我希望银鹰城能坚定地站在帝国的立场上。”
拒嫁豪門:少夫人限量珍藏
西科迪丝想了想,伸出纤美的手掌抚住额头,说道:“月神在上,这也是我所愿的,圣物属于精灵帝国。”
荷里米昂微笑颔首,向银鹰城的首席月精灵长老致意,转头吩咐道:“来人,把月歌将军的战利品收拾一下,我们在这里扎营,明天准备登山。”
林间的空气脉脉流淌,拨动风歌长老的心弦,她疑惑地看向一直保持沉默的山丘之子。巨矮人瓮声瓮气地说道:“刚刚有人窥伺我,就一刹那,我以为是错觉。西科迪丝,你也被偷窥了吗?”
西科迪丝猛地将目光投向白雪皑皑的远山,无处不在的风元素回应她得召唤,将视线无法触及的景象传入她的脑海。
然而,除了白雪和岩石,那里什么都没有。
维克多矗立在雪峰的岩石上,任凭风元素透过自己的身体,嘴角向上翘起,露出满意的笑容,自语道:“323名精锐……很好,这份实力,没让我失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