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fjki非常不錯都市小说 我爲國家修文物討論-第一千一百五十三章 這事我也有份 (第一更)讀書-v68or

我爲國家修文物
小說推薦我爲國家修文物
将朱熙给打发走了以后,向南也是忍不住长出了一口气。
这年头,老板可真难做啊,不但要操心公司的业绩,还得关心员工的思想健康,这日子简直是没法过了。
向南摇头一笑,不再去想这些事情,站起身来准备到小修复室里去看一看,刚走出门,口袋里的手机就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一看,是个京城来的固定电话号码。
他想了想,最后还是接通了电话:“喂,您好!我是向南。”
“向南,是我啊,老颜。”
电话那头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原来是国家文物局文物保护与考古司考古处的副处长颜文聪,他笑着说道,“你在忙什么呢?不会是在修复文物吧?”
颜文聪可是知道,向南只要有机会,一天绝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修复文物,现在已经到了上班的点了,向南没准就是躲在修复室里修复文物呢。
“没有,没有。”
永不沈沒的星艦
秘密部隊:龍焱 秦峰
向南笑着否认,他说道,“我刚准备去修复室呢,颜大哥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这小半年都没怎么见到你人,都跑哪去了?”
之前公司旗下的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开业典礼,向南也是给颜文聪发了请柬的,不过对方却没有来,向南一想就知道了,对方那时候肯定没在京城,估计连请柬都没看到。
“嗐!我还不就那点事,这半年来都没几天待在办公室的。”
说到这里,颜文聪这才顺着话说了起来,“向南,我是前两天才看到你还给我寄了一封请柬,之前我可一直都在川蜀那边,你那个文物修复培训学院开业我没能去,你可不能生老哥的气啊。”
向南哑然失笑起来,说道:“怎么会,我可没那么爱生气啊。”
吸邪至尊 丹白
“你不生气那就好ꓹ 哎,我这工作啊ꓹ 经常跑到山沟沟里去,电话有时候都打不通,也不知道得罪多少人了。”
颜文聪显得颇为无奈ꓹ 不过这事也就提一提,很快他就说起了别的事ꓹ “对了,向南ꓹ 我这边还有个事要跟你说一下。”
顿了顿ꓹ 他继续说道,“由于接到了D国博临市物质文化遗产保护组织的邀请,文物局和华夏文物学会这边,大概会在这个月的月底联合组织一个‘华夏物质文化遗产保护访问团’,赶赴D国博临市访问,你大概率会加入进这个访问团里,所以ꓹ 你要做好前往D国的准备了。”
“这事我也有份?”向南笑了起来,说道ꓹ “那我就等具体的通知好了。”
他自然也是知道的ꓹ D国的博临亚洲艺术博物馆是D国国家博物馆的一处分馆ꓹ 其馆藏丰富ꓹ 收藏了不少华夏古代青铜器、陶瓷、漆器、家具。
除此之外,博临亚洲艺术博物馆和达因博物馆、吉梅博物馆、东公博物馆比肩ꓹ 是欧洲收藏华夏丝路文物最丰富的博物馆之一。
如果能有机会到博临去实地参观一下ꓹ 那也是极好的。
和颜文聪又聊了几句ꓹ 向南就挂断了电话,径直朝小修复室里走去。
……
一整天的时间里ꓹ 向南都躲在小修复室里,慢悠悠地修复着一件清乾隆釉里红云龙鸿福葫芦瓶,等到这件古陶瓷修复完毕之后,正好到了下班的时间。
向南将修复好的这件葫芦瓶放到陈列台上晾着,又将工作台收拾干净,这才来到洗手池洗了洗手,回到了办公室里。
刚给自己倒了一杯水,沈家伟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喂,向兄弟呀!是我,老沈啊,沈家伟!”
也不知道是不是沈老板补了一觉之后,整个人都变得精神起来了,连声音都洪亮了不少,他笑着说道,“你下班了吧?我已经跟老闫说好了,你也赶紧过来吧!”
说着,他就给向南报了一个地址。
“好,我现在就过来。”
向南挂了电话,关掉电脑之后,拎起背包就出了门。
正逢下班高峰,楼下的马路上车来车往,一群群身着各色服装的年轻人,纷纷从写字楼的大门处往外涌去,转眼间就分散了开来,很快就不见了踪影。
向南随着人群慢慢来到路边上,等了好久才终于拦下了一辆空车,坐上去之后对司机说了个地址,然后就拿出手机玩起游戏来。
黑道仲裁者
这个点打车,肯定会堵的,与其眼巴巴地看着,还不如玩一会儿游戏自在。
水果连连看这个游戏,向南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玩了,自从上一次不经意间闯过了第九关,第十关玩了好几月都没通过。
不过,向南也没太在意,如今他已经明悟了:游戏这玩意,对于别人来说可能是靠技术,对于他而言,却几乎只能靠运气。
就跟上次通过第九关一样,他自己都没怎么反应过来,第九关就闯过去了,可之前无论他怎么认真,就是死也过不去。
所以,这第十关也是一样,能不能通过,就随缘好了。
坐在出租车里玩了小半个小时,总算是到达了目的地,向南也明白了今天和第十关没缘分,只好关掉游戏,收好手机,然后就下了车,朝酒店里走去。
沈家伟和闫君豪早已经到了,正坐在一个小包厢里一边喝着茶,一边聊着天。
足球修改器 亂世狂刀01
看到向南来了,闫君豪笑着招呼道:“向南,你怎么才来?就等你了。”
“出来的时候正是下班高峰期,路上有点堵。”
向南一脸无奈,摊了摊手说道,“下车出门,我看我还是坐地铁好了,总不至于会堵车。”
说着话,他将背包取了下来,从里面拿出了一幅包装好的画,递给坐在一旁的沈家伟,笑着说道,“沈老板,这是你之前交给我修复的郑板桥的《青竹秀石》图,我已经修复好了。”
“这么快的吗?”
沈家伟吃了一惊,连忙站起来接过这幅古画,他也不扭捏,当场就打开来仔细看了一看,一脸惊喜地说道,“哎呀,向兄弟,这红色霉斑真的没了,你可真是太厉害了!”
顿了顿,他又接着说道,“对了,我这两天又收了一幅画,向兄弟再帮我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