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2s1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陳少維-第九十一章 子君的老婆推薦-p71rm

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小說推薦一個銷售員的自白書
我和吴胖子说着笑,莫柯领着一群人,向我走了过来,莫柯还是很有礼貌得介绍完我,又介绍了吴胖子。
几个人和我热情地介绍着自己,其中一位是这间银行的副行长,总行的副行长,看起来年纪不大,却是一副练达老成的样子。
殘酷總裁絕愛妻
另外一位是证监局的领导,具体什么职位,我也不太清楚,反正是类似可有可无的角色,他旁边是一位精明干练的年轻女人,说不出这样什么姣好的容颜,但保养的不错,气质上佳,着装得体,谈吐大方,自我介绍是家小型证券中介公司老板。几个人中,好像就只有她是客人,其他几个都是主人。
副行长对我很是热情:“陈总,没想到您今天能大驾光临啊!不容易啊!我们是没那么本事请您过来啊,还是莫总监的面子大啊!”
我笑着说道:“你们可是我们的财神爷啊,我都想不请自来的,只是一直不是没有这样的机会吗?”
副行长嗯了一声道:“也是我们工作上的疏忽,就该多跟你们这些大企业多保持联系的!这次万众在我们银行开了户,以后还请贵司多多支持和帮助啊!”
一半君子一半小人 一支煙的快感
我谦虚地说道:“相互的,大家共同发展,共同进步吧!”
然后,几个人开始相谈甚欢,只是把吴胖子给晾在了一边,眼巴巴地看着我们说不上话,似乎也没人准备理他。
还是那个女人比较有眼力见,问吴胖子道:“您是?”
吴胖子有点不好意思地答道:“乐天卫浴湛江代理吴大宝!”
女人倒是没什么表情变化,还饶有兴趣地问道:“吴先生,平时有没理财的习惯啊?”
吴胖子摇着头说道:“我最怕遇到数字了,看到数字就头疼!”
女人皱了皱眉问道:“有没打算做点什么理财产品呢?”
吴胖子想了半天ꓹ 吞吞吐吐地说道:“福利彩票算吗?”
我差点笑出声来,我看了下吴胖子ꓹ 不像是在说笑啊?一副很诚恳的样子。
女人被吴胖子激怒了,瞪了他一眼,低声地骂了句:“弱智!”
声音虽然不大ꓹ 但大家都离得这么近,都听到了ꓹ 却都装作听不见,我看着莫柯警告我的眼神ꓹ 把想说的话憋了回去。
吴胖子就像没听到一样ꓹ 还是笑呵呵的。
等应付完这群人,我问吴胖子:“你和那个女人有仇啊?”
吴胖子笑着说道:“也说不上有仇,就是不喜欢势利眼!刚刚我来的时候,我知道她是搞证券投资的,就想着向她咨询一下,她就像没听到一样,还揶揄了我一句ꓹ 说小额资金她们不代理!这看到我和你站在一起,就又问了我一遍ꓹ 你说我能搭理她吗?”
我笑了笑ꓹ 说道:“这种人你对她好ꓹ 她未必记得你ꓹ 但是你得罪她了,她可是记你一辈子的!”
吴胖子切了一声道:“这有啥怕的?这辈子或许我们都没机会打交道了!我还能指望她发财啊?”
我这时才正视这个看起来敦厚的胖子ꓹ 吴胖子被我看得有点发毛ꓹ 问我道:“怎么了?陈总ꓹ 你这么盯着我干嘛啊?我说错什么吗?”
我摇着头说道:“没有,没有ꓹ 说得太好了,我得重新审视你啊!”
吴胖子面有难色地说道:“陈总,您别这么说,我其实也不是装傻充愣,扮猪吃老虎,只是别人看到胖,就以为我蠢,我也不想和他们争辩什么,我又没吃什么亏,外面的人怎么想我,一点都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怎么看自己,别因为外人几句话,就让自己失去信心,我对您是很真诚的,因为您对咱们也很真诚!”
我微微地笑了笑:“这很好,将心比心!”
接下来正式开宴,是以自助餐的形式用餐的,看着服务员推着餐车,将一碟一碟的各色菜肴放在桌子上,吴胖子激动地就要冲过去,我拉住他说道:“一会儿随便吃,你急个啥?”
吴胖子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饿了,真的饿了!”
等人们开始陆续拿了餐具,三三两两的拿东西后,吴胖子和我才开始动手。只是等吴胖子开始拿东西吃时,基本上一碟菜里面几乎就所剩无几了,我故意找了角落处坐下,因为面前的碟子实在有点夸张,不但多,而且每盘都是满的,还冒尖儿!
我刚开始还有点不好意思,但很快也跟着吴胖子大快朵颐起来了。
莫珂走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打着饱嗝儿,看着兴致正浓的吴胖子啃着鸡腿。
莫珂笑着对咱们说:“看你们吃的真香,自助餐都能让你们吃成大排档的感觉!能不能注意点形象啊!”
吴胖子头都不抬,我撇着嘴说道:“环境不一样而已,吃的东西有啥区别?吴胖子甭理他,该吃吃,该喝喝!又不是吃她的!”
吴胖子笑呵呵地,根本不理会我们说什么,就在那埋头奋斗!
名門錯嫁:小小萌妻帶球跑
我看着坐在我对面的莫珂问道:“怎么没看见子君呢?”
莫珂摇着头说道:“不知道啊,从进来就没看到他!”
吴胖子估计吃的差不多了,这才抬起头来说道:“我猜啊,肯定是被老婆缠住了,咱们哪次聚会不是这样的!”
正说着,看见何子君一脸愁容地拉着一个雍容华贵,神采奕奕的妇人走了进来。
何子君强颜欢笑地和经过的每一个人,热情客气地打着招呼,他旁边的妇人笑得像朵花似的,好像和每个人都很熟悉。
何子君终于看到我们了,急匆匆想向我们走过来,可刚好他旁边的妇人看见了一个熟人,拉着他就往那边走,子君已经看见我们,看到他了。可手被妇人拉着,无奈地向我摇了摇头。
等了好一会儿,何子君才拉着不情不愿地妇人,走了过来。何子君向旁边的妇人介绍我道:“这就是我常跟你说起的陈总!”
妇人只是和我握了下手,淡淡地说道:“陈总啊,我常听我们家老何提到您,多谢您的关照!”
我摇着头道:“相互的,相互的!你家老何很优秀啊!”
妇人却一脸不屑地说道:“我们家老何可不行,脑筋死,不懂变通,也不会交际,还得你们这些老总多提拔!”
我看了一眼何子君,他低着头皱了皱眉。
接着又介绍了莫珂和吴胖子,妇人竟然连句客气话,都懒得说,只是稍微点了一下头。
何子君看到这一幕脸色更加的难看,但还是没说什么。
我本想叫他们坐下来,一起聊会天,谁知道那妇人突然像看到地上有钱捡一样,拉着子君就要走,甚至连基本的社交礼仪都不懂,叫招呼都不和我们打。我本来张开的嘴,又闭上了,默默地坐回了座位。
何子君终于忍不住了,甩开妇人的手,但仍然很温柔地说道:“你先过去吧,我和陈总他们聊会天!”
妇人像是被踩到尾巴的鸡一样,愤怒地说道:“天什么时候不能聊啊?你有几次机会能见到刘行长啊!他是负责海外事业部的,回国一次容易吗?我爸都和刘行长提过你几次了,你还不争取留个好印象,这样才有机会出去啊?”
何子君低声嘟囔着:“我又没打算出去,在国内不是挺好的吗?况且,海外部根本就不缺人,我学历也不行!”
妇人瞪着子君说道:“你就不能争口气,学历不行,人情补啊!去了海外能一样吗,那就是镀了层金,回来以后肯定受到重视的!刘行长不就是这么上去的啊?”说完,不顾子君的反对,强行拉着他就往刘行长那桌走了过去。
吴胖子低声说道:“真是望夫成龙啊!”
莫柯哎了一声道:“有点过了!”
我笑着说道:“可以理解!谁家老娘们不希望自己家的老爷们,能有出人头地的一天呢?不过,子君的老婆太过积极向上了一点!就像咱们都希望自己的儿女,能为自己争口气一样!只是不知道,儿女们是否愿意!但总得出发点是好的,或者等子女长大了就发现,父母是真的为她们好!像我爸妈从小就让我学这个,学那个的,我那时极为反感,总觉得学了都不知道有什么用,可现在回头看看,那时候要是认真学的话,现在说不定都成歌星,画家,运动员了呢?”
吴胖子真诚地问道:“小时候,你爸妈都让你学什么了?”
我笑着回答道:“跳舞,唱歌和画画啊!”
莫柯切了一声道:“我觉得你那时候的想法是对的,学了也白学!”
我翻着白眼说道:“你这是赤裸裸的嫉妒我的艺术天赋!同理啊,现在的子君可能觉得他老婆让他做的事,是违心的!可等过几年,他名成立就的时候,就会觉得他老婆简直是高瞻远瞩,佩服她的眼光和格局了!”
吴胖子笑嘻嘻地说道:“那又能怎么样?我们做这么多,自己不情愿的事情,目的是什么?不就是以后可以过好自己想过的日子,快快乐乐吗?用现在的不快乐,去换取未来可能的快乐,我宁愿现在快乐了!”
我赞许地夸奖道:“胖子可以啊,看事情看得很通透啊!厉害啊!”
吴胖子傻笑着道:“我这叫心宽体胖!”
不知道,子君那边是怎么说得,不一会儿,子君和他老婆,带着刘行长向我们走了过来。
我擦了擦嘴,站了起来,客气对着刘行长说道:“刘行长,我们又见面了!”
刘行长笑着说道:“不知道,你过来了,听子君说起,我才知道!怠慢了,陈总!”
我笑着说道:“您也太客气了!上次我们海外事业部和贵行的合作,擦身而过,实在是可惜了!我正想找个机会,和您说句抱歉呢!”
刘行长急忙摆手说道:“这个怎么能怨您呢?是我们行实力不够啊!不过,以后,还得请你多多帮忙啊,我相信我们还是有机会深度合作的!我听子君说,贵司现在已经是我行的客户了啊?这不就是好的开端吗?”
我嗯了一声道:“这多亏了你们行的得力干将子君了,不舍不弃,办事能力也强,业务能力好,才成功说服了我们这位难说话的莫大总监啊!”说完,看向莫柯。
莫柯急忙伸出手说道:“刘行,别听我们陈总瞎说,我们一直都有意向和贵行合作的,上次的事,只能说大家没缘分,以后合作的机会还是有很多的,我会和子君密切联系的!子君是我大学时的同学,他的眼光和办事能力,我是很放心的!”
刘行长看了看子君,流露出一丝惊喜道:“子君是我们行优秀的干部,这几年一直在基层锻炼,这不才提上总行来,就做出了这么好的成绩,大有前途,大有前途!”
婚有獨寵
子君脸上都是没什么得意之色,只是频繁地点着头,他老婆却笑开了花,不是心里,而是尽显在脸上。
網遊之中國龍
我们有客套地说了几句话,刘行长就走开了。
这下,子君老婆是不请自来,主动找了张凳子坐下来,客气地问我道:“陈总,和刘行长之前就认识啊?”
我嗯了一声道:“上次谈过合作的事!”
子君老婆很直接地问道:“那为什么没合作上啊?”
我皱了皱眉,子君打断了他老婆的问话道:“该问的问,不该问的别问!”
子君老婆一脸无所谓得样子说道:“这又什么呢?也不算是什么商业秘密吧,我是在想,如果这是能让子君做成,那不是一笔不小的业绩吗?您说是不是啊?陈总!”
我摇着头说道:“应该就不是了,你想想,这事刘行长都没能做成,你现在让子君做成了,这成什么了?刘行长能力都不如子君了?未免有功高盖主的嫌疑了吧?你觉得刘行长还会提拔子君了吗?”
子君老婆急忙点头道:“是啊,是啊!怪我想得不周到!还是陈总,老谋深算啊!以后,我们家子君,还得靠您多多帮助啊!”
我笑着说道:“我倒是想帮他,可他不肯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