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禁捕給長江“雙腎”帶來生機

全面禁捕給長江“雙腎”帶來生機

經歷了今年汛期的超警戒洪水後,我國兩大淡水湖鄱陽湖、洞庭湖又復歸平靜。

高爾夫·嘉旅讓你當家做主價格你定了算

江湖一體,江湖兩利。鄱陽湖、洞庭湖又被譽爲長江“雙腎”,與長江構成生命有機體。然而,由於環境惡化、濫捕濫撈等原因,長江“雙腎”健康一度堪憂。

今年,長江流域重點水域開始分類分階段實行禁捕。根據農業農村部、財政部、人社部聯合出臺的《長江流域重點水域禁捕和建立補償制度實施方案》,江西省、湖南省出臺方案,鄱陽湖、洞庭湖從1月1日起開啓爲期十年的全面禁捕。

產業觀察:“雙11“提前開場 複雜規則難壞“尾款人”

告別濫捕濫撈的歷史,經受住洪水的考驗。全面禁捕,給長江“雙腎”帶來新生之機!

生態:從全面衰退到全面修復

今年,江西省九江市水產科學研究所科研人員在鄱陽湖火焰山水域一次性發現上百條刀魚羣體,並發現多處疑似刀魚產卵場。

“這是近十年來首次在鄱陽湖發現大量刀魚羣體,表明鄱陽湖水生態環境不斷改善、生物多樣性持續恢復。”江西省水產技術推廣站研究員戴銀根說。

20世紀90年代初,國家漁業部門曾進行普查,當時湖區魚類共有158種。而在此後的近二十年間,鄱陽湖魚類減少了30餘種。鰣魚、胭脂魚等瀕臨滅絕,四大家魚也越來越少。

在洞庭湖區,被稱爲“洞庭之心”的大通湖,由於過度投肥投餌養殖、捕撈魚類及面源污染等原因,在國家地表水水質斷面考覈中水質一度爲劣Ⅴ類。

長江“雙腎”病了!

自2002年起,我國在長江流域試行春季禁漁制度,每年3月至6月魚類繁殖產卵的季節,鄱陽湖、洞庭湖禁止所有捕撈作業。但禁三個月、捕九個月,依然難以扭轉生態惡化趨勢。

從今年1月1日起,兩湖從季節性禁捕轉向爲期十年的全面禁捕,開啓全面修復的新階段。

通過生態修復,如今,這裏已摘掉劣Ⅴ類水質的“黑帽子”,水質明顯提升,消失的螺、蚌、魚、鳥等都開始回來了。

“今年6月,在湖區監測到世界極危物種青頭潛鴨、低危物種棉鳧。”湖南東洞庭湖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副局長高大立說。

生活:從靠湖吃湖到靠湖興湖

伴隨切割機飛濺的火花,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區南磯鄉磯山村漁民吳克虎的兩條漁船被拆解了。

“船是我主動上交的,政府有補償,還給辦了社保。”56歲的吳克虎和妻子打了大半輩子魚,洗腳上岸後開了一家農家樂,一年有七八萬元收入,比以前捕魚強多了,還更穩定。

隨着長江流域重點水域陸續實施禁捕,包括鄱陽湖、洞庭湖在內的長江流域近30萬漁民將交船收網、洗腳上岸。

從捕魚到養魚,填滿“魚簍子”——

“其他技術不懂,魚蝦的生活習性我可是內行。”在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區象山鎮,上岸漁民吳華山依舊沒有離開水,在政府引導和支持下,發展起稻蝦生態養殖,一年有30多萬元收入。

在洞庭湖畔,一個個興起的生態漁場,不僅讓老百姓的“魚簍子”更健康了,也讓漁民的“錢袋子”更鼓了。湖南嶽陽市華容縣漁民盛國平說,禁捕後,他到當地一家生態漁場打工,每月可以拿到4000塊錢,還能學習先進的養殖模式,爲以後創業做準備。


“唱響埃及”華語歌曲大獎賽決賽線上播出

從賣魚到賣景,吃上“旅遊飯”——

“春看草,夏看水,秋看蘆,冬看鳥。”驅車繞行在鄱陽湖畔,沿湖不少地方主動轉型,依託湖區的湖光山色,引導上岸漁民發展生態旅遊。

在鄱陽湖康山墾殖場堤壩下,67歲的老漁民朱義才和兒子兒媳正忙着招呼來家裏吃飯的遊客。“隨着候鳥陸續到來,接下來的生意會更好。”他說。新華社記者(據新華社南昌11月13日電)

吳軍:美國的大語文教育給我們什麼啓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