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osmo精彩絕倫的小說 諸天之從新做人 惠鵬鵬-第一一五一章 天龍終焉(三)展示-n7yoy

諸天之從新做人
小說推薦諸天之從新做人
说是一缕真气,其实只是何邪凭空随意凝聚的一缕生机而已。
若真是他的一缕真气,李氏立地成仙都不在话下,那可不是何邪的初衷。
然而就是这缕生机,却让李氏满头花白的头发肉眼可见般变黑,脸上的皱纹迅速消散开来。
眨眼间,李氏就像是年轻了二十岁一般!
逆天狂妻:邪王請留步 沐之晴
母子俩目瞪口呆,随即相拥而泣,好半天才反应过来,郑重拜谢何邪。
母子二人跪在地上恭恭敬敬给何邪磕头,何邪没有阻拦,坦然受了。
落座奉茶后,何邪开门见山道:“不瞒夫人,我见令郎是个可造之材,只是蒙地部落非善地,还是早日离去,回归中原的好。”
“可是铁木真对我家恩重如山……”郭靖忍不住道。
“闭嘴!”李氏厉声呵斥,“小恩小惠,不过是笼络人心之举,靖儿你岂能被异族这些小手段迷惑?那铁木真狼子野心,迟早要南下中原,到时你可是要向我中原同族挥起屠刀?”
郭靖见母亲生气,急忙跪下道:“娘,你别生气,孩儿蠢笨,听您的就是了。”
李氏这才作罢,又向何邪致歉,末了道:“恩公器宇不凡,想必是大人物,但又吩咐,还请明言,吾儿蠢笨,有事自有我这为娘的替他做主!”
何邪微笑,看来救下李氏这步棋走得还真是妙。郭靖是个孝子,李氏说什么,他绝不会反驳。
随手又凭空凝聚出一枚令牌来,抛给郭靖,若有深意道:“令牌内,有我的武功传承,好生参详,三个月内持此令牌赶到天下会ꓹ 自有你一番造化。”
郭靖懵懵懂懂接过了,刚要发问ꓹ 就听母亲喝道:“还不跪下拜师?”
何邪本想阻止,但想了想还是作罢,任由郭靖跪下恭恭敬敬磕了九个响头。
鳳舞奇緣 染血纖櫻
何邪又对李氏道:“郭夫人如今身康体健ꓹ 可随郭靖一起前往江南,免得他日投鼠忌器ꓹ 反而不美。”
“谨遵恩公吩咐。”李氏躬身道,“真是惭愧ꓹ 竟还不知恩公尊姓大名?”
“他日有缘再见ꓹ 自会知晓。”何邪的身影缓缓淡去,消失在毡房中,母子二人震撼莫名,久久不能自已。
离开了大漠何邪又去东海找到了黄药师的女儿黄蓉,这次他没有现身,而是以托梦之术,在梦中传了黄蓉一些法术。
没错ꓹ 是法术,而非武功。
他在梦中指点黄蓉ꓹ 去天下会总部ꓹ 和一个叫郭靖的人争夺尊主之位。
黄蓉梦醒之后ꓹ 察觉身边有一块写着天下二字的令牌ꓹ 这才知道这不仅仅是梦。
然后,何邪便感应到来自祖庙的呼唤。
微微一琢磨ꓹ 他便明白了全冠清的想法。
但他没有现身ꓹ 而是直接施法ꓹ 将祖庙中的三人拉入一个幻境之中。
全冠清三人前一秒还在太庙之中,后一秒他们的意识就被拉入幻境。
只见一片白茫茫的世界ꓹ 一个看不清样貌的身影缓缓刺出一剑。
三人都是大宗师修为,自然看得出,这一剑是何等浩大玄奥。
他们第一时间便被这一剑吸引住了。
他们眼睁睁看着这一剑划破这个世界,然后,一切趋于黑暗,最后回归到现实。
嫡結良緣 莫風流
在祖庙中呆呆站了良久,他们三人才从震撼中清醒过来。
“这就是何首尊的绝世风姿吗?”洪七双目失神,喃喃地道。
“一定是他!”黄药师激动道,“当年何首尊仗剑天下,无人是他一合之敌!除了他,还有谁能刺出这样一剑?”
“此剑只应天上有,凡人岂能刺得出这样一剑?”全冠清不无艳羡道,“破碎虚空后的境界,便是仙么?”
黄药师和洪七闻言不禁相视一笑。
相比起全冠清,他们二人都是绝世天才,悟性极高。
刚才那一剑,其实何邪演示的是剑意。
那是活着的一剑,拥有生命的一剑。
一旦有所感悟,就会在自己的识海中留下一把小剑的痕迹,这把剑可以用来感悟剑意,也可以用来对敌。
这是传承,也是造化。
很显然,全冠清悟性低,并没有得到传承。
二人自也不会将此事拿出来炫耀,凭白恶了面皮。
“全首尊!”黄药师拱手肃然道,“既得见何首尊一剑风采,黄某自当为天下会效命,万死不辞!”
“好!”全冠清顿时大喜。
三日后,全冠清举办大朝会,宣布全面恢复祖制,并重启长老院,黄药师、洪七二人,全部成为天下会的新任长老。
在洪七的建议下,全冠清发布招贤令,广招天下人才。
一个月后,全真、佛门联军压境寇边,大战再起!
这一次,双方旗鼓相当,你来我往,打得很是热闹。
而双方都在广邀群雄加入己方阵营,尤其是草原上的三股势力,还有淮中的裘千仞。
裘千仞刚开始趁机左右逢迎,但此人竟后来野心膨胀,在王重阳的怂恿下创立铁掌帮,触犯了天下会的底线。
全冠清随即果断宣布裘千仞为叛逆,此人最终不得不站在了王重阳那一边。
但裘千仞虽响应王重阳,却是出工不出力,听调不听宣,如同鬣狗,环伺在侧,让双方都如鲠在喉。
战局的平衡,随着两个青年的加入,而逐渐开始倾斜。这两人便是郭靖和黄蓉!
豪門戀:霸道老公腹黑妻 源明月
不同于原剧情,此时两人都是首尊何邪的再传弟子,而且都有首尊令牌,处于竞争关系。尤其是黄药师果断支持黄蓉,洪七和全冠清则看好郭靖,两人在长辈们有意促就下,开始势同水火。
郭靖虽愚鲁,但却自有气运在身,每每化险为夷,反立奇功。
至于黄蓉,则是智计百出,战场之上如鱼得水,纵横捭阖,闯出不小名头。
高层互相牵制,年青一代,无人能出此二人左右,渐渐地,战争的天平开始倾斜。
然而就在这时,一个消息石破天惊,自北方传来。
草原三股势力结盟,南侵天下!
全真教的地盘首当其冲!
无奈之下,王重阳只好一边兵分两路迎敌,一边迅速派遣使者前来跟全冠清议和。
天下会高层意见相左,吵成一团。
以黄药师为首的一方认为该趁机和草原三股势力灭了全真教,瓜分全真教的地盘,然后再决一死战。
以洪七为首的一方则认为应该放下仇恨,跟全真教联合,一致对外,赶走异族。
而全冠清则认为应该暂时封关,两不相帮,积蓄力量。
吵吵闹闹一个月,草原联盟已经在北方跟全真教展开了惨烈大战,这边还是没能商讨出一个结果。
就在这时,意外发生了,接连两个坏消息,让全冠清等天下会高层,不得不立刻做出决定。
其一,是金轮法王倒戈一击,让王重阳损失惨重,率残部往东南逃窜。
其二,裘千仞趁火打劫,投靠草原联盟,围堵王重阳,将全真教幸存的五万道兵围堵在黄山之上。
王重阳派嫡传弟子丘处机亲自前来天下会求援,丘处机在天下会总部大殿上慷慨陈词,舌战群雄,最终说服天下会高层出兵援助全真教。
三日后,黄药师和洪七各率三万大军,兵分两路,一路前往黄山驰援王重阳,一路去往襄阳阻拦草原联军,全冠清则坐镇江南,居中调度。
何邪并没有参与人间纷争,他已种下所有因,现在只等收到应得的果报。
青梅竹馬:腹黑男神住隔壁 祁語昕
这场席卷天下的三方大战势必浮尸百里,血流漂橹,一切的果,自然就承载在何邪身上。
当这个世界所有的果都归结于何邪一身时,那么这个世界,自然就完完全全属于何邪了。
襄阳城墙之上,洪七和郭靖神色凝重看着远方密密麻麻的草原联军,心情都十分沉重。
敌人三十万大军,虽然不像是天下会这一方,全部都是拥有内力的武人,但十倍数量的差距,足以弥补力量和质量上的不足。
更别提,敌人有慕容求败、欧阳锋和铁木真三大宗师高手,而这一方,却仅有洪七一人。
種田不忘找相公 刺微
敌强我弱,敌众我寡,敌我之悬殊,让人绝望。
“靖儿,今天咱们爷俩,只怕要交代在这里啦!”洪七突然洒脱一笑道。
“七公,我一定会护你周全!”郭靖坚定道。
“切,你都打不过我,怎么护我周全?”洪七嗤笑一声,正要再调笑郭靖几句,突然就见前方三道人影踏空而来,人还未至,气势已如惊涛骇浪般扑面而来。
这是三位大宗师!
正是草原三大势力的首领,慕容求败、铁木真和欧阳锋!
当今之世,两军对垒,和凡人军队打仗是截然不同的。
尤其是在中原,但凡能当兵的,起码也是有内力的武人,所以战争的形式跟以往截然不同。士兵之间的厮杀,往往配置相应的武阵;斗将一说,更是毫不鲜见。
至于元帅坐镇中军的讲究,早就随历史消失了,因为但凡能做到元帅位置的,起码也是宗师修为。打仗时,需要四处奔走灭火,根本闲不下来。
所以这三位虽是相当于可汗、皇帝的人物,却也身先士卒,亲自前来叫阵,并不稀奇。
“哈哈哈……”率先发生的是欧阳锋,此人一阵狂笑,汹涌磅礴的内力只震得城墙之上土石簌簌落下,“我道是谁,原来是七兄当面!怎么中原无人了吗?竟让七兄一个党项首领,还有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前来迎敌?”
洪七冷笑:“是你这只臭蛤蟆,不是我中原无人,而是杀鸡焉用牛刀?对付你们三位,我洪七一人足矣!”
虽然心里在打鼓,在哀嚎,但面上还是要死撑的。
欧阳锋面色一冷,哼了一声道:“大言不惭!七兄,形势如何,你我心知肚明,全冠清根本无可用之人,可用之兵,你也不必百般遮掩!我们三人之所以前来,一是大宗师不可辱,二是不想枉造杀孽,所以决定给七兄你一个公平决斗的机会。“
北上伐清
洪七眼神一闪,道:“怎么个公平决斗?”
“很简单。”欧阳锋傲然道,“只要你能打赢我们三人中的任意两位,襄阳城,我们便半个月不攻!”
洪七眼中闪过一丝讥讽:“好一个公平!”
“若非我慈悲心肠,七兄你根本没有这样的机会!”欧阳锋道,“我三十万大军,一声令下,一切阻碍都灰飞烟灭!七兄,若是真明刀明抢摆明车马地打,你根本连半点机会都无。”
“不错不错……”洪七心思百转,突然道,“好!我答应了!但要将我们的赌约昭告三军,免得你们三人反悔!”
“真是笑话,我等金口玉言,一口唾沫一个钉,岂会反悔?”欧阳锋不悦拂袖。
“那可说不准,”洪七冷笑,“你们草原人当初承诺世世代代效忠天下会,子子孙孙绝不背叛,还把这条誓言刻在石碑上,立在草原的四面八方,广而告之。可现在呢?那些刻着你们誓言的石碑,早被你们悄悄毁了!”
“哼!”欧阳锋等三人脸色都有些难看,“此一时彼一时也,天下会不得人心,别覆灭乃是大势所趋!你们中原不也有王重阳、裘千仞这样得英雄揭竿而起吗?”
“废话少说!“这时,一直未曾说话的慕容求败冷冷开口,“洪七,你的要求我们答应了,我们这就歃血为誓,昭告三军,一炷香后,赌斗正式开始!”
“好,正合我意!”洪七抚掌大笑。
双方说定,本应谈话就此结束,铁木真却突然在此刻向前一步,深深看着郭靖道:“郭靖,虽然你弃我而去,背叛了我,但我却依然会给你机会,此战过后,只要你还活着,我们蒙地部落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郭靖满脸羞愧,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洪七拍了拍他的肩膀道:“不要中了敌人的攻心之计!否则一旦你心怀愧疚出战,必定会受到影响,坏了大事!”
郭靖顿时心中一凛,急忙拱手道:“多谢七公提醒!”
顿了顿,他又急切道:“七公,为何要答应赌斗?铁木真,慕容求败和欧阳锋都是当代大宗师,以一敌三,他们摆明了是想用车轮战拖垮你,然后兵不血刃解决我们。一旦七公出事,小子我孤木难支,只怕根本无以抵挡了!”
來自魔盒的你
“你当我不知道他们打的如意算盘吗?”洪七闻言冷笑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