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m1da人氣都市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 紂胄-第五二二章 揚州知府送上門鑒賞-6a80l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
听到韩琦的这句话,陈塘就知道这一次的事情成了。
只要韩琦答应了,那么他拿到那个位置的可能性就会大增,毕竟这些商人还是很有能量的。尤其是在这些事情上,他们非常关注。
剩下操作的事情,可以让韩家去做。要知道,在徽商当中,韩家可以说是非常有实力,只要他们愿意,那么这件事情就没问题。
“行吧,那我就去一趟锦衣卫衙门,”陈塘站起身子说道:“去看看是怎么回事。”
韩琦笑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就等陈大人的消息,在下就先告辞了。”
侯爺在上,寵妃火辣辣 木婉青
说完,韩琦转身向外面走了出去。
出了门口,韩琦脸上的表情就严肃了起来。
上了马车之后,韩琦直接吩咐道:“把车赶到路口,先别走。”
“是,大公子。”手下的人答应了一声,直接就按照韩琦的吩咐办了,把马车赶到路口静静地等待着。
至尊女皇 月色清涼
韩琦坐在马车里,静静地等待着。
皇妾
对于陈塘这一次跑到锦衣卫衙门去,韩琦心里面没什么感觉,而且还有一丝丝不好的预感。
毛启光不见人影、太监张维消失了,那个衙门就像是一个吞天巨口一样,把进去的人全都吞掉了。
韩琦之所以来找陈塘,原因也很简单,陈塘是扬州知府,是文官。
从某个角度上来说,锦衣卫能够调查文官;但是从另外某种角度上来说,这又是不行的。
所以韩琦让陈塘去,就是想看看结果会怎么样,陈塘会不会也消失?
如果陈塘也消失了,那么事情就有意思了。
酷總裁:小魔女的致命老公
事实上,陈塘提出来的条件很过分。韩琦之所以答应,是因为心里有那么一种预感。虽然没有证据,但他总觉得自己的预感会成真。
“公子,陈大人已经出来了。”手下来到韩琦的身边说道。
韩琦没有挑开车帘子,而是直接说道:“派人跟着他,同时派人在锦衣卫衙门门口守着,看看他什么时候出来,再看看有没有人进去。”
“是,大公子。”手下答应了一声ꓹ 连忙让人去跟上去了。
韩琦的车子离开了。
陈塘面无表情的坐着轿子来到了锦衣卫的衙门门口,心态也很轻松ꓹ 不觉得这是一件什么太为难的事情。
即便是许显纯又如何?还能把他怎么样?
实在不行的话他就闹起来,反正扬州这个地方不是锦衣卫能撒野的地方。到时候谁说的算?
还不是他陈塘说了算?
有了韩家等人的配合,他能做的事情就多了。到时候只要闹腾起来ꓹ 锦衣卫能怎么样?
把许显纯打死在扬州,又能怎么样?
如果不是因为陛下到了南京ꓹ 何苦费这样的力气?
全球戰國 混吃等死
早就闹腾起来了。锦衣卫随便抓人、乱扣帽子,简直就不知所谓ꓹ 这根本就不是他们的案子。到时候只要群情激愤ꓹ 暗中找人把许显纯干掉,能怎么样?
天高皇帝远的,派谁来查?谁又能够查得清楚?
儒道至尊
到时候,实在不行就交出去一个人,就说这个人暗中下的手。
找个人顶罪还不容易吗?到时候把脑袋一砍,谁能有办法?
如果非要认真调查,那就把人扔到监狱里面ꓹ 等到查的人来了,这人感染了风寒死在监狱里了ꓹ 你能怎么办?
你只能是什么都查不出来ꓹ 认命吧!
而这些负责的官员ꓹ 比如说自己ꓹ 顶多也就是治下不严、办事不利,还能怎么样?
降职呗ꓹ 那还能把官位丢了吗?
即便是丢了又怎么样?自己在民间会是什么声望?在读书人之间会是什么声望?
为什么读书人都吹捧?还不是因为带来了实际性的好处?
盐商们会给自己什么好处?
好处多了去了。所以根本就无所畏惧ꓹ 谁也不怕。一个区区许显纯ꓹ 陛下在南京看得多耀武扬威,陛下不在南京还能怎么样?
自从万历年间之后ꓹ 朝堂之上对民间的控制就已经失去了。当初万历派出来的那些太监和锦衣卫,被打死的还少吗?可最终结果如何?
还不是不了了之?
在那个时候,党派就已经形成了。地方上名义是大明的,实际上说了算的都是这些商人和读书人,地方官员都开始抱团了。
原本的历史上,崇祯换了一个大臣,再换一个大臣能怎么样?
大家出的主意都一样,办事的方法都一样,你换不换能怎么样?
杀了一批,下一批还这样,你又能怎么样?
眼前的陈塘就是如此,根本就有恃无恐。
看了一眼站在门口的锦衣卫,陈塘直接说道:“让他们把消息送进去,就说我要见许显纯。”
“是,大人。”手下答应了一声,直接把消息送进去了。
在锦衣卫衙门里面,许显纯也接到了消息。
许显纯看了一边喝茶的陈升说道:“陈公公,你觉得这件事情该怎么办?”
陈升疑惑地看了一眼许显纯说道:“你是在问咱家?”
许显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当然是在问陈公公。”
陈升笑着放下手中的茶杯说道:“这是你们解决问题的事情,咱家可不管。大家到这里来就是为了和太监们有关的事情,而这是文官的事情,咱家能怎么办?”
对于许显纯,陈升可是一点都不敢怠慢,这家伙也是个老狐狸。
看到没有?看到没有?刚刚还喝茶聊天呢,这个时候就来给自己挖坑了。
这种事情也是自己能管的?
来的可是扬州知府,自己一个太监插什么嘴?
在皇宫里面自己跟着干爹别的没学到,不插嘴是学到了的。不该自己管的事情就一定不要管,问都不要问,听也不要,不然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许显纯还想给自己挖坑,简直不知所谓!
许显纯心里面也很无奈,看来这个小陈公公也不是好相与的。
不过许显纯觉得这件事情他也不能管,反正要是和扬州知府对上,那这件事情可就不好办了。
熱情似火:冷酷總裁請走開
许显纯说道:“来人呐,去把陈四海陈大人请来。”
反正自己身后有人,把人找来就行了。
風繚
手下人听了这话之后,连忙答应了一声:“是,大人。”
说完,手下就连忙转身,一点也不敢耽误的跑出去找人了。
许显纯站起身子,整理了一下衣服,迈步向外面走了出去。
既然陈塘已经到了,许显纯还是要接待一下的。至于说什么,那自然就是云山雾绕一番。
来到前堂的时候,手下的人已经把陈塘接了进来。
见到陈塘之后,许显纯拱了拱手说道:“陈大人大驾光临,咱们锦衣卫衙门真是蓬荜生辉。初到扬州,原本应该去拜访陈大人,只不过这事情太多,忙起来就没完没了,实在是没法抽出时间。”
陈塘看了一眼许显纯,脸上也带着温和的笑容说道:“许大人客气了,你是天子钦差,这来扬州办事,也是口衔天命,应该是下官过来参拜才对。不知道可有王命旗牌,还是有圣旨?可否让下官参拜一下?”
许显纯看了一眼陈塘,知道这个家伙难对付,上来就管自己要王命旗牌、就管自己要圣旨。
自己要是能拿得出来的话,是奉了皇帝的命令,这个家伙肯定转身就走。
可是自己什么都没有。
许显纯无奈地说道:“下官只是奉了陛下的命令来扬州巡查,不是钦差,既没有圣旨,也没有王命旗牌。”
“原来如此。”陈塘捋着胡子点了点头说道:“那这扬州城的案子,还是应该归本官管。不知许大人为何要插手?这什么时候开始,锦衣卫也能受理案子了呢?”
從流量到影帝
“而且还是事关锦衣卫,有人状告毛启光,而且还是诬告。这什么时候告状要到锦衣卫来告了,而且还是告锦衣卫的人?审问的也是锦衣卫的人,不知道锦衣卫要做什么呀?”
“还请许大人把韩国泰交给下官,事情如何,下官好好地查问一番,是非曲直总是要查清楚得。如果韩国泰诬陷了锦衣卫的人,那好办,下官一定秉公执法、从严从重处理,绝对会给锦衣卫上下一个交代。”
听了这话之后,许显纯不动声色,知道这是一个官场上的老油条了。
什么从严从重?那是确定事实之后。
要是没有这个事呢?那就自然谈不上什么处罚了。
把韩国泰交给他,韩国泰出去以后肯定会翻供,肯定不会再承认的。到时候就成了自己诬陷韩国泰,这种事情怎么可以呀?
果然是蛇打七寸,这个陈塘不好对付,上来就直奔主题,先把自己没有资格受理案子、没有资格审问案子的事情捅了一个底儿掉,那么这个案子就应该由他来管。
在这样的情况下,锦衣卫就丧失了所有的主动权。把人交出去不是,不交出去也不是。
相信只要韩国泰离开锦衣卫衙门,扬州城就会谣言四起。到时候就不是韩国泰诬陷毛启光了,而是锦衣卫官官相护、互相包庇诬陷韩国泰了。
甚至他们连锦衣卫诬陷韩国泰的理由都会找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