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ub3w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1255再鑄鼎 txt-第854章 鑿空 十 窮途末路相伴-i0ova

1255再鑄鼎
小說推薦1255再鑄鼎1255再铸鼎
太和旅离开赛蓝城,向西北继续追击。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9月10日,他们追到了忽章河畔的兀提剌耳城。那海先前试图在此城复制赛蓝城的混乱,但现在手下兵太少,没法留太多下来对抗城中守军,只是强行在粮仓点了把火就继续逃离。
太和旅抵达此城后,由于补给充足,所以根本没进城,只派人与城主商议,令他上缴了少量补给和礼物作为“平安费”,保证两不骚扰,就继续出发了。
9月11日,他们追击至西北方的阿森城,仿前例和平通过。
9月12日,他们又至不远处的扫兰城。在此,他们终于与一直追赶着的那海部相遇了。
当时那海部正欲烧毁粮仓,结果被不期而至的太和旅打了个措手不及,大约三分之一的兵力在逃亡时离散。
接下来的数日,双方沿着忽章河你追我赶,那海部的损失也越来越大。最终,当两军抵达中游的毡的城的时候,他手下已经不足五百人了。
那海仓惶逃离毡的城,太和旅却在城外大咧咧地圈地占下一块营地,就地休整了一阵子,以检修车辆、恢复体力。
自毡的城往西,有一条穿越大漠的绿洲商路,可以通向西方的花剌子模故地,抵达阿母河畔的玉龙杰赤城。此城是金帐汗国的领地,只要到了那边,那海就算是回家了。
可这条路并不容易通行,那海虽然仍逃在前方,但也越来越狼狈。一路上他们一直狂奔着,马力也频频枯竭,每到一城,往往都要从当地搜刮新马换上才行。可是适宜骑乘的好马哪有那么好找?每次换马,往往只能换些中下品质的马甚至拉车的驽马。等逃到毡的的时候,他们所乘的马已经惨不忍睹了。
更加雪上加霜的是,这时候天气突然发生了异变——一阵寒流从北方吹来,天上飘起了雪花!
这个季节的西域本来算不得特别冷,白日间差不多也有个十几二十度,不缺水的时候甚至称得上舒适。但西域地区一马平川,来自北荒域的寒流很容易长驱直入,造成短暂的异常气候。一瞬间,寒流突至,与忽章河流域不多的水汽结合,形成了大范围的降雪,正应了那句“北风卷地白草折,胡天八月即飞雪”。
降雪量并不大,寒流过后,气温很快回升,在毒辣的日头之下,积雪消融又蒸发,仿佛没有来过一样。但对于亲身轻装在野外经历了这场寒流的那海等人来说,这场风雪可谓噩梦。
寒冷之中缺衣少食,既没有避寒的营帐,也没有取暖的燃料,不少人在夜间睡过去就没有再醒过来。还有人不甘于这样苦寂的行军——再走下去,即使不冻死,也得累死,趁其他人不察之机偷偷开了小差,离队逃去。
当太和旅结束休整继续追击的时候,一路上就经常能看见倒毙在地的敌军尸体,还有不少主动投降过来的敌兵。
终极圣尊 因果
他们休整过后体力充沛,那海等人却饥寒交迫,虽然有一日的路程差距,但距离不断缩短着。
终于,在9月20日,那海已经能在恍惚间听到后面的车轮声了。
“来了?”
他的身边剩下的追随者已经不多了,稀稀拉拉,也就三四十人,都是一副灰头土脸面黄肌瘦的样子,胯下的马也稀稀拉拉走不动。不知道是谁先喊了一句,然后不少人都不约而同地回首望过去,只见东方远处的沙丘后卷起了沙尘,一看就是大队人马行动的踪迹。
一名怯薛已经被追得疯疯癫癫的了,见到此情此景,反倒放声大笑起来:“来了,哈啊哈,他们来了!”
更多的人只是看了一眼就继续回头赶路,反正已经毫无抵抗之力了,何必多生烦心呢?相比之下,还是眼前的饥渴更为难耐。
之前在上个绿洲的时候,由于时间紧迫,没来得及取走足够的水,现在他们的水囊已经空了。大漠之中,水分蒸发得很快,他们现在已经有一个算一个都口干舌燥,最渴望的就是找到一处水源,在死前痛痛快快地喝上一场。
突然间,前方又有人激动地喊道:“水,前面是水!”
“水?”听到水的消息,这次更多的人提起神来,加快了马腹,赶上了前面那处高坡去——果然,在坡西北方,有一片明汪汪的水泊!
他们反复睁眼又闭眼,试图确认眼前的一切是不是真的,等到确定所见无误后,几乎所有人都欢呼一声,不惜马力,挥鞭狂奔着,向数里外的那处水泊奔去。
那海也跟着人群策马疾奔,但随着距离越来越近,他发现这片水泊广阔无比,甚至延伸到了天际,水边没什么植被反倒一片白白灰灰的。他突然意识到了不对,拉着马缰减速,同时喊道:“不要跑了,那不是水,那是……”
但他的声音淹没在马蹄声和欢呼声中,几乎没有部下再听从他的命令。他们向水边疾驰而去,直接扎进了水里,然后从马上跳了下来,破烂的靴子踩到水里,迫不及待地用脏手捧起水,送进嘴里,然后……呸!
这是咸水!
后方,那海无奈而凄凉地说出了没说完的话:“一群蠢货,都昏了头,这是大盐池啊!”
大盐池即后世的咸海,地处大陆深处,主要由忽章河和阿母河两条大河供水,没有出口,由于蒸发量极高而成了内海,里面的水自然是苦咸不能饮用的。
不能饮用就不能饮用吧,大不了不去喝它就是了。但今天这帮穷途末路的逃兵,见了水后心情激愤,发觉是咸水后又大受打击,心情大起大落之下,心气完全泄了。
现在他们围在水边,有若疯狂,有人仍不信邪地试图把水送进嘴里,有人对着海水脚跺挥鞭无谓地发泄着怒气,有人坐在岸边哭笑着唱着歌,还有人直接割开了自己坐骑的喉咙,对着伤口喝起了血。
看着这一切,那海也心灰意冷,从马背上跳了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解下水囊往嘴里咕咚咕咚灌了起来——这是他作为首领的特权,保留了最后一点淡水,现在也不需要节省了。
剑御仙穹 一剑孤云
喝完之后,他感觉干渴了多日的喉咙终于湿润了,彷佛重获新生,干脆直接大字躺在了沙丘上,也学着疯癫的手下们大笑了起来。
狂笑过后,他看着上方湛蓝的天空,回忆起了自己前半生的丰功伟绩,情到深处,突然不甘地喊了出来:“贼老天!是不是嫉妒了,非要出招折磨老子!”然后又扭曲地笑了出来:“哈哈……但老子不在乎,老子这辈子值了!”
笑过之后,他又突然沉默下来,直挺挺地盯着天空。
天上,不知何时有一群秃鹫汇聚了过来,盘旋着盯着下方的人类。突然间,它们又向西散去,然后渐渐的,一阵马蹄声由小到大,逐渐清晰了起来——一队红甲骑兵出现在了沙丘顶端。
那海哼了一声,闭上了眼睛,等待自己的命运。
不过,有些意外,或许是因为一路奔波过来他的衣服已经脏乱不起眼,夏军骑兵们没有注意到他就是主帅,只是瞥了他一眼就绕过了他,向海边的那几十个发疯的逃兵围过去。
那海闭着眼睛听着马蹄声远去,露出了笑容。过了一会儿,西方传来一阵枪声和一阵喧闹声,然后又有一阵马蹄声接近过来,他才睁开了眼睛。
十名骑兵来到他身边,两人下马,将马刀架到他的脖子上,另有一人策马过来居高临下地用汉话喊了一句什么,紧接着就有一人用蒙语喊道:“你就是那海?可真是能跑。行了,起来吧,跟我们回去。你犯下的罪行顶天大,回去后一定会有你受的!”
那海瞥了瞥脖子上锋锐的刀刃,露出了诡异的笑容,一边手撑着地爬起来一边笑道:“没错,我就是那海,你们的大王……想让我在你们帐中受辱,想都别想!”
他突然露出决绝之色,借起身的姿势,一下子抓住脖子上的刀锋,向自己的脖颈抹去。两名士兵因他的动作一惊,还以为他是要夺刀反抗,因此非但没抽刀反倒握紧了刀柄向下压去,这就正合了那海的意。
等到他们发现不对开始收刀的时候,那海的颈动脉已经破裂,鲜血如泉般喷了出来,溅了他们一身。
在血声中,那海喉中挤出了最后几个模糊的单词,然后重重倒在了地上。鲜血从他的身体中不断流淌出来,浸彻了身旁的黄沙。
两名士兵有些不知所措,只能看向班长。
这名下士心中也窝火得很,本来好端端一个捕获敌酋的任务,现在只能算击毙了。他朝那海的尸体啐了一口,骂道:“自寻死路,真麻烦!”然后对手下们挥手道:“先不管他了,带着其它俘虏归队,请上级决定吧。”
于是,他们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只留下那海的尸首依然在沙丘半坡上渗着血。
过了许久,太和旅的大队人马来到这处沙丘,取走了他的首级后继续西行,留着这一具过去经历丰富但如今无人问津的无头尸首依然在沙土上暴晒着。
秃鹫从天上扑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