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ryjv精华言情小說 妖女請自重-第二百二十章 破陣(下)展示-jg6yz

妖女請自重
小說推薦妖女請自重
在空中看江云鹤被无数火焰兵刃包围,往往在间不容发之间躲开,如同在刀尖之上跳舞一般。
实际上现在江云鹤不但脚步丝毫不停,就连眼睛都没睁开。
在进来后只是看了一眼,便闭上眼睛,这阵中视觉和感知完全被蒙蔽,若是在躲避途中稍微偏了一点儿方向,那便只能碰运气了。
我在星光下等你 慕容千千
江云鹤不断变动着位置,身影刚刚出现便再次消失,十几道火焰兵刃接踵而至穿透残像。
江云鹤的身影再次在另外一个方向,再次消失。
《踏九罡》以八卦与中宫九个位置为方位,变化极多,若是放在小宗门,起码也得掌门亲传才有学的资格。
这便是大宗门和小宗门在底蕴上的差别了。
再次浮现并消失,江云鹤感觉后背有些灼热。
江云鹤觉得那些火焰兵刃的凝聚更快了。
“掌旗人在计算我的位置。”江云鹤心中冒出这么个念头,好在此时距离卫柱也不远了。
江云鹤突然感觉脚下有些不妥,然而不但没睁开眼睛,速度更是加快了三分。
脑海中忍不住乱想,方才到底踩到了什么。
哪怕有着梦女的提醒,他也差点儿睁开眼睛。
实际上此时在他前进的方向,一只只巴掌大小身体呈赤红的蝎子遍布各处。
“是火蝎。”空中不少女修都皱眉担忧,这种火蝎毒性不算强,但其有一个特性,任何形式的灵力护盾都能刺穿。
而且毒性不算强,也需要及时施法或者服用药物的。
若是在这大阵中被火蝎刺上一下,只要停顿立刻便是被万刃分尸的下场。
不过江云鹤的速度仍然没受到任何影响,身影忽左忽右,好几次直接踩到火蝎身上,却是笔直朝着卫柱的方向去了。
“没想到你竟然真能闯过来,当真是自寻死路,你这样的小白脸儿我最喜欢不过,肉质鲜嫩可口。一会儿就将你的皮扒下来,再把你喂了我的宝贝们。”大阵中刘正看着直冲过来的江云鹤,嘴角带着一丝狞笑,脸上的疤痕都扭曲起来。
一个气海初期的小修士竟然敢来冲阵,简直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刘正祭出一柄血红色长枪,周围顿时布满甜腻诱人的香气。
这长枪显然是有剧毒。
直冲过来的江云鹤猛的睁开双眼,一抬手便是一条火河,直冲卫柱。
“哈哈哈哈,死……”刘正手中长枪一转,便将火河挡在外面,心中正喜,这毒却是不怕火的,有火相助,这毒反倒更加厉害。
然而声音却戛然而止。
只见刘正小半个身子都消失不见,一抹幽光直接穿透过去。
江云鹤随后从其身边掠过,伸手一掏,从其腹腔掏出一颗紫红色肉瘤,用力一捏。
“唔!”刘正只发出一声闷哼就到底毙命。
江云鹤皱了皱眉,简直太恶心了。
这刘正练了一个偏门邪法,将自身要害转为一个肉瘤,在体内能够任意移动。
因此要想杀他或者是将其挫骨扬灰,或者便如自己一般,先破开其身体,再抓出要害。
神品道聖
不过还是太恶心了。
“啊……”前方传来一声怒吼。“你杀我弟弟,我杀你全家!”
之前一切实在太快,几乎一个照面,刘正就被江云鹤斩杀,连其要害都被捏碎。
“记得叫我一起。”江云鹤内心毫无波动,甚至有点想笑。
我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回去。
你若是能找到路去,我还得谢谢你。
虽说这个世界比地球好玩多了,其中最显著一点,女修的质量可比那些明星网红高多了。
起码名门正派这些女修,相貌身材都是上上之选,气质各异,修行上还都是学霸,素质水平极高。
而且还好骗。
眼前突然一片清明,如同飓风一样,掌旗人所在之处便是风眼,反倒没了那些迷雾。
只见一个有着邪魔外道平均外貌水平的汉子站在石柱顶端,猛的一挥旗子。
只见一个火焰巨人从空中凝现,江云鹤心头一跳,想都不想就倒退而出,一柄巨锤直接砸在他所在之处。
“轰”一道火环直接炸开。
一壓定禽 清楓語
“你死定了。”刘君站在石柱上方心中快意。
要说刘正死了,他倒是没多少伤心,心性凉薄莫过于此。
然而下一秒江云鹤就从地下弹起,闪电般直窜向石柱上方。
空中诸女也是惊呼,方才那一圈火环直接将周围一切都推平,哪怕是泥土岩石都化作液体。
木葉之莫生氣 吃亻說夢
没想到江云鹤却是间不容发之时在地上挖了个洞,直接躲了进去。
流氓奇遇記 荒原野狼
而且还真躲过了。
“这是?”刘君一惊,此时再操控大阵攻击已经来不及,身后当即浮现出三副青铜棺材,其中第一副棺材板直接到下,露出一个青面獠牙宛如恶鬼一般的尸首来。
那尸首刚刚睁开眼睛,江云鹤便已经杀到刘君身前。
然而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江云鹤压根没管面前的刘君,张口吐出一道幽光直接将中间的棺材击穿。
刘君面色大变。
“你怎么知道的。”刘君站在原地突然开口问道。
“说起来太麻烦了,好走,不送,下辈子做个好人。”江云鹤道。
“做好人被人欺负被人当做牛马,没意思,下辈子还做坏人。”刘君说完,身体表面如同退去一层泥水,露出另外一个人来。
身后三副棺材轰然倒地。
“还是个有故事的。”江云鹤轻声道。
无论好人坏人,世界上又有谁没有故事呢?
江云鹤先是掀起中间的棺材,其中露出的正是刘君真身,一招手将其腰间的纳物袋收了,其身上应该还有法器,江云鹤却是没时间搜刮了。
江云鹤驱使阴阳梭将大旗击断,身子一纵就跳上空中,扔出火鸢纸鹤便上了高空。
只见他前脚刚走,另外三个卫柱之人便纷纷杀到。
大阵运行之时,四个卫柱之人各守其位,无法离开。
可当掌旗人身死,大阵失了操控,三个卫柱之人方能离开卫柱便杀来,只想着先杀了冲阵之人,也算剪出对方一员大将。
没想到江云鹤走的极快,回了大旗后拔脚便走。
若是被他们缠上,还得有场麻烦。
……
“江道友没什么事吧?”江云鹤刚上了空中,清净山的女修便问道。
“无事,有劳各位关心。”江云鹤笑道。
果然如同梦女所说一般,没什么危险。
这两人连件法宝都没有,全靠一身邪异术法横行,自己知道他们的底细,又有厉害法宝,一个照面就将其斩杀。
“江道友让人刮目相看,没想到江道友的手段这么厉害。”清净山女修妙目流转笑道。
“依仗师傅赏赐的法宝之利而已。”
“可不单单是神通,江兄的身法也是高明,速度更是惊人,元门修士也未必比得上。”
对于这点江云鹤还是有些自得的。
不过现在不是自得的时候。
看了一眼下方,裴音和武勇都在大阵之中苦苦坚持,梦女虽然没自己速度快,却是轻松斩杀了卫柱之人,不慌不忙的走向掌旗之人。
此时梦女头戴玉冠,仙气飘飘,神色自如,一剑之下便有莫大的威力,堪比元门修士。
身周更是一道道彩虹涌现,与阵中惊雷相撞后便两相湮灭。
“诸位做好准备,大阵马上便破。”江云鹤说完,梦女一连三剑将凝现的雷霆巨人斩破,趁着其再次凝现的空隙,一道彩虹将其送往石柱之上。
一剑,掌旗人与大旗纷纷梁断。
两个阵角被迫,其他石柱纷纷断裂倒塌,大阵轰然消散。
早已准备多时的诸多女修顿时将法宝法器术法如雨一般扔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