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t2wa優秀玄幻小說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愛下-第三百四十九章 被秒破的站位分享-3a8pm

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小說推薦鑽石王牌之金靴銀棒
“咻!”
“乒!”
“界外!”
在首球拿到出局数后,果断的是外角低。
“咻!”
“乒!”
“又是直球?”
“啪!”
“出局!”
内外内!
没有任何策略可言,最简单的直球最简单的角度搭配,就这么强硬的压制住了欧尼桑。
“三棒!左外野,伊佐敷君!”
“打出去啊!纯桑!!”
就在伊佐敷走向打击区的时候,仙道也准备从板凳席走出,去准备区了。
“哲桑!今天是什么球?”这时,仙道突然仰头式的回头问道。
“外角的直球吧!先得一分为主!
如果二垒打的话,就能送你回到本垒了!”
“OK!”仙道比了个OK的手势走了出去。
他不知道的是,松本教练一直将目光集中在两个人身上,看到仙道的手势,眉头紧锁。
“啪!”
“好球!”
“打者出局!”
然而伊佐敷前辈将那颗滑球误以为是内角直球,直接挥空了。
“嘛!算了!”准备区的仙道欣赏着馆广美的奸笑,小声嘀咕着,起身回到了板凳席。
我幸青春有你
“双方首局的攻防到此结束了,而且凭借着王牌的发挥,谁也没有率先得到分数。
但是局势随时可能改变,第二局,双方将同时由四棒开始打击!”
“第二局上半!桐生高中的攻击,
四棒!投手,馆君!”
“哼!哼!哼!”馆广美带着三种不同的鼻音,走进了打击区。
“给我宰了他!丹波!”
“谨慎点投!”
“垒上还很空,不要怕被打到!
不要忘记进攻的心情哦!”
“可以让他打过来哦!”
……
场内热情洋溢的助威让丹波浑身充满力量。
“我已经和春天的时候不一样了!”丹波想起了春天时期市大三高战的那场打击战。
表现让现在的自己感到羞耻!
“已经不一样了啊!!!”
“fushi!”
“咻!”
“啪!”
“好球!”
“我们……会赢的!”
“啪!”
“好球!”
“会赢的啊!”
“啪!”
“好球!打者出局!”
“最后是外角的直球!打者挥空三振!!!”
……
“乒!”
“ku!ku!ku!ku!”
“啊!!!”
全能王妃:偷個王爺生寶寶 卿雲
“哦!!!”
“啪!”
“出局!!!”
“呦西啊!!!”
“三出局换场!最后被打到外野本应该是安打的一球!!!
被中坚手仙道君,在全场观众的惊呼声中,完美的解决了这一球!
这一局青道也是无失分!”
“多谢!仙道!”跑回去的时候,丹波对仙道伸出了手套。
“不要在意!这本来就是我的工作嘛!
安心投就好了丹波桑!中外野有我呢!可以尽情的让他们打过来哦!”说完,仙道和丹波碰了一下手套。
“呦西啊!
接下来该我们了!上啊!仙道!
给我打出去!
让丹波桑投的更轻松一点吧!”泽村跳出来指着球场喊道。
仙道总有一种,被泽村当做他养的狼狗,丢出去一个飞盘让自己去捡的既视感。
于是,
“你在干什么啊?仙道!
放开我!我要死了!”
仙道送了他一记单!臂!锁!喉!
“你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吧!”
这下泽村想不老实都不行了!……
“这样不是挺好的吗?”伊佐敷前辈看着安静下来的泽村,笑着说道。
“哈哈哈哈!”其他人也跟着笑了起来。
就好像现在没有在比赛一样,造成这样的原因只有一个,那就他们,无比的信任自家的四棒和五棒。
就连哲队都跟着笑了一下,然后走出球场。
“第二局下半,青道高中的攻击,
四棒!中坚手,仙道君!”
“四棒!中坚手,仙道君!”
“撒!终于出来了,青道高中一年级四棒打者!
之前青道的王牌完美的压制了四棒为首的桐生打线,现在轮到自家的四棒能否回应王牌的表现!
以及,刚刚被三振的馆君!能否压制住青道的强力打线!
不得不承认,青道打线要明显比桐生打线更加可怕呢!”解说感叹道
“说的没错呢!虽然有几位好打者的力量不足,但是中心打线的爆发力,就目前来看绝对是全国第一,而根源就是四棒仙道,五棒结城两位打者的存在!”另一位被特邀的解说嘉宾跟着接口道。
“哎?桐生的三垒手略微上前了,而游击手略微的往三垒方向靠,外野手却没有动静,这是为了什么?”突然解说嘉宾有些疑惑桐生的布置。
仙道看着这个布置眼睛一眯,看了一眼桐生的板凳席。
“虽然是一个强力的打者,但是技术还是很粗糙的,不要说像那个二棒以及五棒一样能够控制大概打到某个守备选手的方向,哪怕是粗略是左中右这种大体的方向也很难控制!
为了防备安全触击也只能出此下策了!
希望我们的运气不要太糟糕。”松本教练犹如弥勒佛一般,笑眯眯的坐在板凳席上,同样在盯着仙道,同时心中想道。
“一两年后就不知道怎么办了!”数秒之后,松本教练再次在心中低语。
“真是棘手的老头啊!
只能说,不亏是一手缔造名门桐生名将吗?”仙道此时也在心中吐槽。
根本没人会想到,如此细节的事情,都能被发现并且针对,松本教练的可怕由此可见。
但是,不管如何的准备,只要没有保送的想法,终究还是要用对决来说话的。
不过,馆广美也确实足够作为仙道的对手了,虽然右投被左打略微克制。
“总是等到这一天了!仙道!
练习比赛两只本垒打的帐我可一直记着呢!
在这大舞台一较高下吧!
这是最棒的舞台了!不是吗?”看着眼前的打者,馆广美的笑容越发的恐怖了。
“好可怕!”御幸小声说道。
这个笑容别说观众,就是他们队友都有点适应不了了。
只有仙道觉得对这个笑容更上瘾了。
但是,
仙道下巴微抬几度,剑眉之下,微眯的丹凤眼中,桐生的捕手从中感受到一阵寒意。
有一种,衣服下面,浑身的汗毛都竖起来的感觉。
实际上,仙道仅仅是做了一个准备姿势,也就是左脚卡着打击区后面的线,胯部正常张开,右脚前脚掌着地却没有丝毫力量。
仅仅这看起来异常放松,看起来不追求长打的准备动作,就让桐生高中九人全部如临大敌。
因为这个怪物这个姿势,就能凭借爆发力发挥出百分之百的力量,将球打出场外去。
“喂!阿馆!
可不要轻易和这家伙决胜负啊!
先投偏一点,看这家伙今天的状态吧!”
馆广美看到搭档的暗号,也没有迷失自己,微微点头。
可以说,正因为想着有机会复仇,所以馆广美对仙道的重视不比任何差。
如果,运气不好,仙道状态跟预选决赛似的,那就是神挡杀神,绝对不能对决的。
“来吧!”馆广美心中伤过这样一个念头,大步踏出!
“噗!”
“咻!”
可以改變的一切
“噗!”一步踏出,仙道利用自己的反应速度,几乎馆广美放球的同时,就判断出球路。
“外角球?”
经过练习,仙道的身体本能反应,已经要比思想更快了!
“乒!”
“咻!”
“噗!”
球带着极快的速度,低弧线瞬间越过了略微上前三垒手,来到三垒手和左外野手之间的地方落地。
“界外!”
等三垒手转过头,左外野刚向前迈出两步,裁判已经做出判决。
“好可惜!只差几十厘米就是界内!”
这一球砸到了垒包后面半米,界外几十厘米的地方,然后就直接弹出去,打到围墙上。
半仙 綠痕
不过外野的球,看的是落点是界内还是界外,所以很危险,如果是界内就是长打球路。
“一点也不可惜啊!这颗球根本不可能打进界内的!
球棒被球威压制住了一点!”仙道听着青道支持者们的喊声,在心中嘀咕道。
自然不可能说出口,把珍贵的情报送给对方。
如果不是被球威略微压制,仙道打出去的球,可不会“飞这么近和低”了。
接着,仙道以此松开握着球棒的手不停是握拳松开,活动活动。
这样的动作配合仙道享受的表情,桐生的选手们,可不会认为眼前的怪物被球威压制了。
“状态……算很好?”桐生的捕手看着仙道,在心中自语。
“是……和平时一样!”馆广美在心中做出了,精确的判断,好似听到了自己搭档的自语一般。
于是,笑容再次加深了几分!
一世傾城:冷宮棄妃 冷青衫
因为,仙道的状态和平时一样,那么就代表这可以一决胜负!!!
中西教练说的没错,内心越纯粹的人,越容易进入zone!
馆广美有点那个感觉了,他觉得场边观众的声音开始变小了。
当然,他不清楚自己的情况是什么,只知道自己状态绝佳!
“怎么办?监督?”捕手却看向了板凳席。
因为刚刚的落点正好是他们这个守备阵容的弱点之一。
“没关系!”松本教练没有改变阵型的意思,用暗号回应。
“而且就是回复了守备阵容,刚刚那个速度也反应不过来,虽然不是没有办法,但是……,面对仙道君,哪个白痴敢让外野上前?
这一球只是运气好而已!”松本教练在心中说出了原因,不过又好像在说服自己。
仙道再次看了一眼桐生的整体守备阵容,除了三垒手和游击手移动以外,其他人还是中间守备。
也就是说,二垒手和游击手虽然负责一三垒中间的防区,但是也要负责内野和外野的交界处,所以站位相比一三垒更靠后一些的。
“馆桑!
这个游戏,就是要打者回到本垒啊!
遺情未央
我就想办法稍微打乱一下你们的部署吧!”
就这样,双方要开始第二次交手。
祈先生,不娶別撩
全场输万观众都瞪着眼睛看着这场对决。
棒球比赛平时是漫长枯燥的,但是强打对强投例外!
“不需要好球!”捕手在用暗号强调着!
“咻!”
“内角球!”仙道在看到放球时,默道。
“这……”
“安全触击!!!”然而,桐生那边齐声大喊,而且异常的慌张!
荒唐遊戲:一眼訂新娘 梵缺
“叮!”
“虽然球点大力了点,但是方向是……”
没人来得及说出口的是,方向,投手和游击手中间。
正好游击手右移,让这个空间更大了,而且距离投手较远,虽然点大了,但是方向是绝佳的!!!
“ku!ku!ku!ku!ku!”
游击手慌张的像自己的左前方移动,而馆广美也一样开始像着球移动。
但是,他练习比赛时,注意力集中就开始对周围忽视的毛病依然在。
而且,
“噗!”
“安全!”
“啪!”
球等裁判双手平摊时才传到,足以证明这一球多么晚了。
“呦西啊!”
“nice 短打啊!混蛋!”
虽然声援席以及板凳席是人大多疑惑为什么要点,但是,不妨碍他们的信任。
“哼!”片冈教练却对仙道的选择很满意。
这样,仙道下一个打席就真的会动摇是否要这样极端了。
对方应该做梦都没想到,仙道的短打技术虽然说不上厉害,但是要比夏季预选时期厉害多了。
“什么啊?那是!”
“也太快了吧!”
“犯规了吧!那个脚程!!!
这还怎么守备啊?!!!”
观众没人去吐槽仙道短打打大了,他们眼中,只对那个追风少年的速度,有着无尽的惊骇!
“漂亮!”松本教练赞叹道。
他没想到,仙道这么快就想到了这个布局的弱点!
樂渺幹坤 瘋儒
那就是,虽然打击很难控制方向,相对的,短打却比较容易。
特别,投的还是变化球!
仙道对这个曲球使用短打的时候,松本教练就知道,他的计划流产了一半。
游击手不能右移,但是作为防备,三垒手方向的漏洞就更大了,只能祈祷仙道下一个打席,球别往那里飞。
“五棒!一垒手,结城君!”
在看台上看到仙道这次跑垒,白龙的教练眼前一亮,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手中的秒表。
之前他没想到四棒会安全触击,所以没按。
这一次他准备好了,他不相信,跑的这么快的家伙,会不进行盗垒!
而且打者还是让守备阵容不能分心的结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