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obsq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第四百九十八章 實力暴增 (第一章)分享-ervpi

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小說推薦縱橫天下從鐵布衫開始
整个星空大乱,陷入了无尽的绝望与屠杀中,不知道多少生灵炸开。
星空之
几乎所有皇道至尊都在出手,想要积蓄能量,似乎要应付某种大劫,很多被证实早已坐化无数岁月的皇道至尊这一刻居然也都纷纷诈尸了,在咆哮,在屠杀。
而在整个星空乱做一团的时候,消失的祖星之内,所有生灵都在沉睡。
他们根本不知道祖星已经消失,也根本不知道外界发生了怎样的变故。
古老的祖星之内似乎蕴含着一种诡异的力量,让他们全部陷入了酣眠,像是化为了普通人一样。
混沌神宫地底的异次元空间内。
陈宣、裂天圣子、铁龟道人全都在飞快下降。
整个祖星之内,唯一还保持清醒,没有沉睡下去的就只有他们了,似乎是洪荒祖根内蕴含着奇异的能量,不仅没有让他们沉睡,反而让此刻的他们感到异常的清醒。
他们同样也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
神王将他们送进来之后便封闭了外界的入口,此刻的三人,像是处在独立神秘的小世界中一样。
看着下方的巨大祖脉,陈宣一阵咋舌,整个祖脉像极了一头巨龙,而且是有血有肉的那种,能清晰看到身上的鳞甲,还能看到飞舞的触须。
甚至那头巨龙还有一双极其冰冷的眸子,在冷冷的盯视着三人,唯一和正常活龙不一样的是,这头巨龙趴在这里一动不动,似乎只有一双眸子能动弹。
但即便如此,也有一股浩瀚久远的气息,逼面而来,像是一堵堵恐怖的巨岳一样,压的人喘不过气来。
陈宣心中砰砰跳动,忍不住看向了铁龟道人,又看向了裂天圣人,道:“两位前辈,这怎么吸收?难道要咬上去?”
“不可思议,这洪荒祖根诞生了灵智?”
铁龟道人眼神震惊,忽然低语道:“不过就算诞生了灵智,也不是不能吸收,老宫主竟然将这祖根封印在这里,就说明是为了给后人吸收的,我先去试试!”
心魔修真 血淋淋
他直接加速飞了下去,降落在了这条巨大的洪荒祖根近前,打量着这条祖脉,忽然双手挥动,直接发出一片神光,笼罩住了这根祖脉,想要炼化它身上的能量。
但就在这时,无比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这条巨大祖脉忽然移动起来,口吐人言,冰冷的道:“老乌龟,你想死吗?”
它探出一个龙爪,曲起手指,直接用力一弹。
啵!
铁龟道人当场被弹得倒飞了出去,头晕眼花,脑门上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出现了一个红色大包,狠狠在栽在远处,发出轰的一声闷响。
他似乎一下被弹蒙了,砸在远处,脸色呆滞,但很快反应了过来,摸了摸额头上的大包,又看向了那头洪荒祖脉,忽然露出惊骇,像是发现了极其可怕的事情。
“你…你…至…至尊,你达到了皇道至尊?”
他指向那条祖脉,吓得浑身发抖,简直不敢置信。
洪荒祖脉产生灵智就罢了,居然还成为了皇道至尊?
这说出去谁敢相信!
陈宣也一下瞪大了眼睛,瞠目结舌。
皇道至尊?
裂天圣子也是瞬间脸色凝重,不可思议。
这条洪荒祖脉脸色冷淡,弹飞铁龟道人后,掏了掏耳朵,道,“怎么?以老子的天纵奇姿,达到至尊境,你有意见?”
他完全像是一头正常生灵一样,说话间嚣张无比,一点面子都不给铁龟道人。
“我…我…”
铁龟道人声音惊颤。
这还有天理吗?
“前辈,晚辈裂天,见过前辈,希望借前辈一些精气使用,晚辈另有报答。”
圣子裂天忽然双手拱起,踏前一步,开口说道。
“你就是裂天?我知道你,当年我得道之时,还得到过你父亲的帮助,也罢,我就帮你一把,报答什么的就不要了,谁让老子知恩图报呢。”
这条祖脉看了一眼裂天,忽然伸出龙爪,向着自己的喉咙扣去,一阵乱扣后,它忽然有些忍受不住,直接往外狂呕了出来。
“呕!”
一口呕出了一大片殷紫色的液体,像是一条河流般,每一滴都闪烁着晶莹光泽,充满了无尽精气,里面还有秩序锁链和细小符文闪烁。
这堆液体被它呕出来后,这条祖脉立刻擦了擦嘴巴,道,“舒服多了,前几天吃坏了肚子,一直胀的难受,好了,你拿去吧,好好修炼,都是精华,应该可以让你达到至尊境了。”
裂天顿时心中无语,看着这一幕,一阵阵的泛着恶心。
應天知命 j瀧z
虽然他知道这些液体都是洪荒祖液,但眼前这厮直接从嘴巴中往外吐出来,想想他就接受不了。
“咋滴?不想要?不想要我吃回去了。”
这条洪荒祖脉看了一眼裂天,就要张嘴吃回去。
陈宣也恶心的不得了,寒毛竖起。
妈的,吐出来也就罢了,还想吃回去?
要不要这么恶心?
“呕!”
铁龟道人率先承受不住,直接在一侧狂呕了起来。
洪荒祖脉勃然大怒,看向铁龟道人,道:“你敢嫌弃我,你给我吃屁去吧。”
它一只巨大的龙爪破碎空间,刹那抓住了铁龟道人,在铁龟道人惊慌的大叫下,直接向着身后塞了过去,上来就是一个屁崩了过去。
不过这厮崩出来的屁,居然也都是浓浓的精气,闪烁着紫光,蕴含着难以想象的精华,但即便如此,铁龟道人也恶心的大叫起来,赶忙求饶。
“没有,我没有嫌弃你,冤枉,我是冤枉的,饶了晚辈吧。”
这条洪荒祖脉直接拿他来擦屁股,来回擦了几下后,屈指一弹,将铁龟道人再次弹得倒飞了出去。
“你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吃下去了?”
它淡淡的看向裂天。
裂天强忍着恶心,称谢道:“多谢前辈。”
他收了这些洪荒祖液,走到一边,找个地方,开始炼化。
反正他只是用真气去炼化,又不用肌肤去碰,哪怕恶心,也能承受得住。
陈宣看到裂天圣子收下了这些洪荒祖液,脸上忽然呵呵一笑,走上前去,道:“前辈,晚辈也想借一点洪荒祖液,不知道前辈能否同意?”
“你?你是何人?老子凭什么要借?”
这条祖脉瞥了一眼陈宣,一面不给面子。
“咳咳,实不相瞒,我是老宫主的亲孙子,圣子裂天是我二大爷,这重关系能否让前辈相借?”
陈宣咳嗽了一声,厚着脸皮道。
我的姐姐是六道仙人 開大收割
洪荒祖脉眼睛一闪,有些惊奇,注视着陈宣,道:“你是老宫主的孙子?有何凭证?”
不远处刚走几步的裂天也是一个踉跄,脸色发黑,回头看了一眼陈宣。
陈宣死不要脸,开口道:“前辈若是不信,可以看看我的血脉,其实是和我二大爷裂天一样的!”
洪荒祖脉的一双眸子顿时射出神光,向着陈宣体内看去,一刹那陈宣的体内像是变作透明了一样,血脉中的点点因子统统被他收归眼底。
“不错,确实是混沌血的血脉,不过似乎有些稀薄。”
这条祖脉说道。
“天可怜见,晚辈自幼就被人抽离了血脉,是好不容易才一点一滴又练回来的,请前辈垂帘。”
陈宣语气凄惨,忽然看向了裂天,道:“二大爷,你能帮我说几句好话吗?”
裂天再次一阵无语,看向了洪荒祖脉,道:“前辈,还请也借给他一点吧,他确实…确实是家父的亲孙子!”
这话他说出来自己都觉得别扭,但没办法,陈宣曾帮他脱困,对他有着大恩,他这点忙是必须要帮的。
“也罢,那老子也给你一点,你等着。”
这条洪荒祖脉再次向着喉咙中扣了过去,一阵乱扣后,又是呕的一下吐出了大量的洪荒祖液,闪闪发光,精气浓郁,里面充斥了很多神秘符文。
这让陈宣看的恶心不已。
X你妈!
他心中暗骂,等到自己达到了皇道至尊,一定要活吞了这条祖脉。
“前辈,不知前辈有没有精血可以赐给晚辈几滴,晚辈愿意用神药交还!”
陈宣笑道。
洪荒祖脉顿时有些不开心了,斜睨着陈宣,道:“小子,你是在嫌弃老子脏?”
“没有没有。”
武俠大宗師 赤堅
陈宣赶忙摇头,讪笑道:“晚辈只是觉得精血里面的精气或许更多。”
“贪心不足!”
洪荒祖脉冷哼一声,道:“你有什么神药,都拿出来给我看看?”
地下城魔王養成日誌 端木卿
陈宣大喜,立刻一挥袖子,大量的神药浮现而出,堆积如小山一样。
洪荒祖脉眼睛一闪,轻轻嗅了嗅鼻子,看着这堆密密麻麻的神药,显然也大为动容,道:“小子,这些神药也不是不可,不过我只能给你三十滴,只能换三十滴,你爱换不换。”
陈宣心头暗喜,哪怕是三十滴也行。
他直接同意了。
洪荒祖脉探出一只龙爪,轻轻地割破手腕,直接从里面放出了三十滴闪烁七彩光芒的精血出来,这已经不是洪荒祖液了,而是超脱在洪荒祖液之上的存在,每一滴都无比珍贵,蕴含完整的秩序锁链。
毫无夸张地讲,陈宣炼化了这三十滴精血,至少能突破到古圣境界。
再加上地面上的这堆紫色液体,绝对能达到不可思议的境界。
“多谢前辈!”
他赶忙称谢,收下了这三十滴七彩光芒的精血,而后将地面上的这片紫色液体也全部收走,喜滋滋的走向了远处。
圣子裂天看了一眼陈宣,也有一丝丝的羡慕,但随后他闭上双目,开始陷入修炼。
另一边铁龟道人也一脸讪笑,厚着脸皮接近了洪荒祖根,道:“前辈,晚辈…晚辈其实也是老宫主的孙子,圣子裂天也是我二大爷!”
“咳咳…”
圣子裂天差点一口气呛死过去,张开双目,幽幽看向铁龟道人。
“你也是老宫主孙子?”
那条祖脉注视着铁龟道人,不善的道:“你的这年龄当裂天二大爷都够了,还想骗我?吃屁去吧你,不过老子也不是不能赐你点东西,你等着!”
它忽然长身而起,直接向铁龟道人尿了一泡尿,一片片殷紫色的液体冲出,同样闪闪发光,精气浓郁,让铁龟道人恶心到不行。
这一泡尿尿的极多,比给陈宣和裂天圣子的都要多,简直像是瀑布一样。
尿完之后,这条祖脉打了个哆嗦,似乎爽快无比,吐了口浊气,道:“舒坦!”
铁龟道人一身淋得到处都是,气的脸色铁青,身躯发抖。
但他却不敢说出任何东西,只能强挤笑容,收了这些尿液,心中狂骂mmp。
山中无岁月,修炼无甲子。
陈宣三人在这片秘境中炼化洪荒祖液,一晃不知道多少时间过去了。
期间陈宣的那条任务奖励也终于到账,再次让他得到了28000点经验值,内力和体力全都飞快暴涨,不过这种暴涨的幅度相对于他炼化洪荒祖液和祖脉精血带来的增长还是小了很多。
这么多年过去,先是圣子裂天成功突破到了皇道至尊境!
一世傾城:冰棺裏的召喚師 千淳果果
其次过了一段岁月后,铁龟道人也成功摸索进了皇道至尊!
唯独陈宣,因为之前的境界太过落后,所以只是达到了圣人王三重天。
不过他的真气虽然只是圣人王三重天,但肉身力量却达到了皇道至尊二重天!
而且在成功炼化完那些洪荒祖液和祖脉精血之后,他又取出【血灵旗】,专门让圣子裂天和铁龟道人为他重新炼制了一番。
经过这两位皇道至尊境高手亲自炼制的【血灵旗】,威力比之前一下大了不知道多少。
之前【血灵旗】只能算是圣人王级的武器,但现在已经是名副其实的至尊武器!
随后陈宣又喜滋滋的取出了【紫星鞭】、【崩天锤】、【落阳刀】,一一让这两位皇道至尊为他重新炼制。
两人一阵无语,但也全都帮他重新练了一遍,让这些武器的等级全都再次提升一筹。
这一日,圣子裂天抬起头颅,向着秘境外看去,眸子深邃,道:“多少时间过去了,为何还不见神王叔叔归来,莫非外界又有了新的变故。”
“不错,咱们只顾在这闭关,外面估计起码过去数百年了吧。”
铁龟道人也忽然反应过来,有些动容。
他们立刻急匆匆的冲天而起,开始撕裂上层的封印。
就在这时,那条洪荒祖脉忽然张开眼睛,低沉的开口,“外面确实发生了难以想象的变故,诸天万界的气息似乎消失了,我感受不到星空的气息,整个祖地也似乎感受不到!”
圣子裂天和铁龟道人立刻加快速度撕开头顶的封印,一阵低沉的轰鸣声后,他们终于从这片异次元空间中冲了出来,来到混沌神宫之内。
随后陈宣、洪荒祖根也都跟着冲天而起。
洪荒祖根冲到外界之后,身上忽然紫光一闪,直接化为了一个三尺左右的童子,穿着一个紫色的肚兜,长得肥嫩肥嫩的,皮肤洁白,小脸肉嘟嘟,让人看了就想忍不住去捏一下。
铁龟道人脸色一诧,率先承受不住了,笑呵呵的道:“原来是个小豆丁啊,这么点大,之前居然还学人家的老气横秋的,来,让爷爷抱抱,爷爷怀里有糖!”
他伸出手掌,就要抱向洪荒祖根。
“滚!”
洪荒祖根毫不客气,一拳头轰出,轰的一声,铁龟道人像是被一根巨柱给撞了一样,当场倒飞出去,一下子横飞了不知道多远,将山脉都给砸穿了四五座。
“不知死活,敢在老子面前当大头蒜?”
这小豆丁一脸不屑的样子。
陈宣看的连连咋舌,吃惊不已。
忽然他抬起头来,向着高空看去,只见这一刻,头顶的星空似乎完全消失了一样,什么都看不到,一片漆黑,像是有一度巨大的铁幕将祖星給围住了一样。
冷情總裁戀上我
不仅是他看不到外面的情况,连圣子裂天、洪荒祖根也全都看不到。
按理说他们都是至尊级强者,眸光可以看透万古,穿梭时空的限制,然而这一刻看向域外,依然一片漆黑,什么都没用。
忽然陈宣注意到了这片大地上的生灵,脸色一变,道:“你们看,万物都沉睡了下去!”
他立刻向着远处飞去。
圣子裂天、洪荒祖脉全都向前飞去,与此同时,铁龟道人鼻青脸肿,也迅速从远处飞了过来。
他被洪荒祖根轰了一拳头后彻底老实了,知道以自己现在刚入至尊境的修为,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这小豆丁的对手。
在陈宣在地面上检查着一个个沉睡下去的生灵时,圣子裂天、洪荒祖根、铁龟道人忽然全都冲天而起,向着域外冲去,很快他们来到域外,更为吃惊。
眼前一片漆黑,出现一个巨大的深渊,诸天星空都消失了,这个巨大的深渊取代了一切。
他们有种不敢置信的感觉。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圣子裂天喃喃自语。
他们忽然飞向了这个巨大深渊,只见到处都是无尽的漆黑,什么都没有,连一颗陨石、一颗星辰都看不到,这像是一片被隔离的世界,连时间在这里都是停止的。
安全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
这样一幕,妖异、可怕,让人无法琢磨。
他们很是无法想象,在他们闭关的日子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诸天万界难道都被毁灭了?可这是为什么?为什么会被毁灭?”
铁龟道人震惊道,“就算是毁灭了,也该留有废墟才是,废墟呢?连废墟都消失了?”
他们在这无尽的黑暗中飞行,精神力疯狂的涌动,无限蔓延,向着四面八方冲去,但他们发现这片黑暗世界实在太辽阔了,真正的无边无际。
以他们至尊的实力,居然也无法探索到尽头。
这更加不可思议!
“不对劲,这不是我们所在的宇宙,这是一片独立的区域,绝不是我们之前的星空!”
圣子裂天反应了过来,心中震惊。
而在他们全力在黑暗中探索的时候,陈宣在祖星之内也极其的吃惊。
这些沉睡下去的生灵全都唤不醒。
不管用什么方式,始终没用,无论先天生灵也好,还是后天生灵也好,全都如此。
若非他们的鼻间传来鼾声,胸前还有起伏,他几乎都以为这些人死去了。
忽然,陈宣冲天而起,向着域外飞去,看着无边无际的黑暗,更为的不可思议。
他忽然想到了之前神王的话语。
“难道的真有什么存在,在操控众生?”
他心头发寒,再次回头。看向了祖星。
无尽的黑暗内,这颗祖星像极了一颗妖异的眸子,一眨一眨的,说不出的诡异。
而他,则如同一粒尘埃。

求票了~~
卖力求票了!